两个月了。

看着像潮水般退下的当地土人,柳川静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攻占甲米地之战中,柳川静云带领的愿意跟着他返回日本的两百多武士、卡兰巴四百多农夫、翰育五百多船工歼驻守此地以阿隆索为首的两百西班牙火枪兵,其中阿隆索更是被柳川静云的徒弟亲自斩杀。

不过,如今回想起来,自从攻占甲米地后他犯下的最大错误便是没有阻拦“愤怒”的人们将留在甲米地海岬城堡的几十名俘虏一并杀了。

或许是人们平时对这些西班牙人的飞扬跋扈早就怀恨在心,也许是为了夺取西班牙人的财物,反正驻守城堡的两百名西班牙人包括伙夫、马夫在内,凡是“长着大鼻子的”一律被杀了。

其实这些士兵,真正属于西班牙,也就是卡斯蒂利亚、阿拉贡、格拉纳达、纳瓦拉四地之人不超过半数,有一半来自葡萄牙、意大利德意志瑞士诸囯,无非是雇佣兵而已。

若还有这些俘虏在,每日就算只给他们一顿饭吃,城外的西班牙人也不会疯狂地用炮轰、用土人强攻。

其实第一个月还好。

得知甲米地丢了之后,西班牙人立即同八连的华商讲和,许诺甲米地之事与他们无关,先是抽调骑兵洗劫了卡兰巴剩下来的农户,接着又向土人许诺,今后这些开垦好的土地都是他们的,但前提是协助他们拿下甲米地。

拿下甲米地之后还允许他们夺取里面财富的一半。

在房屋、田地、钱财的诱惑下,这些以往慵慵懒懒的土人突然爆发出了惊人的战斗力,当然了,这些人多半是在以前摩尔人的威逼利诱下信仰某教的人,某种程度上也不大怕死。

关键是,马尼拉附近还有大量依然忠于塞巴斯蒂安总督的切支丹教徒,在城里圣三位一体大教堂主教的号召下,在“杀光异教徒”的的唆使下,近千的日本切支丹武士组织起来了。

惹火少女寂寞时光美艳可人

何况,此时在马尼拉附近还有直接隶属于西班牙人的战舰、武装商船十多艘,虽然没了圣荷西、圣安布罗休号两艘超级大帆船,不过这些配备了相当火力的盖伦、卡拉克帆船也不是甲米地的“义军”所能抗衡的。

甲米地狭小,船只在海上就能用火炮轰到。

东方玉驻守的甲米地连着大陆那处狭窄的矮墙很快便陷落了,在大炮的轰击之下,他们只守了三日,东方玉带着残存的农户退入翰育。

以麦维明、林大路为首的船坊青壮倒是比东方玉强一些,顽强的守了十日,不过在海上火炮的轰击下,有人还是忍不住了逃了出去,西班牙人此时倒是很会化解人心,让八连的人在外面大喊着,说什么“此事只诛首恶,余者只要投降便一律不追究”。

有人相信了,又过了十日后,翰育的一半人都跑了,最后还是甲米地城堡的柳川静云实在看不下去了,因为尼堪布了这么大的一个局,为的就是甲米地的船工啊,都跑了,他辛辛苦苦挑起这场战斗又有什么意义?

于是,他不顾自己徒弟的劝阻,挑了一百人,都是誓死要跟着他回日本的勇士,每人一杆火枪,一柄长刀,加上柳川静云一直没有舍得用的木柄震天雷出去了,在震天雷出其不意的打击下,在这一百人舍生忘死的突击下,柳川静云终于将翰育剩下来的人转移到了甲米地城堡。

甲米地城堡原本的设计是可以进驻三百士兵的,那可是用来让住宿条件远远好于华人的欧洲士兵住的,若是华人的话,塞进去一千人也无问题。

不过,问题是,无论是东方玉,还是翰育的人们,由于撤退得异常匆忙,还有赖于柳川静云那一百人拼命断后,这才侥幸部撤入城堡,哪儿还有时间将财务、粮食一并撤走。

幸亏城堡里西班牙人留下来的粮食还有不少,节约一点的话,支撑两个月还是没有问题的。

于是,在接下来的一个多月里,柳川静云可是深刻体会到以前岛原城天草四郎他们的窘况了。

甲米地城堡是西班牙设计师设计的,典型的菱堡式样,不过以柳川静云他们的实力,菱堡外围的小堡是不能守了,只能拱手让给西班牙人,于是让西班牙人能好整以暇地在外围小堡里架上火炮——标准菱堡制式,除了凹型主堡外,外围还有一层互相配合的小堡,也是广义概念上的菱堡。

幸亏城堡建造的异常牢固,加上主堡大大高于小堡,十多日下来,西班牙人的舰炮、陆战炮对城堡造成的损失微乎其微——虽然甲米地城堡不像圣地亚哥堡那样变态有八米厚,不过作为护卫马尼拉王城的第一道关口,三米的厚度还是有的,对于此时留在马尼拉附近的舰船来说,其最大的火炮是32磅舰炮,这种火炮基本上是时下欧洲各大海上强国配置在船只上第二大的火炮。

(最大的自然是四十八磅重炮了,后来逐渐淘汰了,最后还是以三十二磅、二十四磅加农炮为主)

不过,就算是从目前西班牙人手里最大的的战舰“圣保罗”号来说,他也只有两层直通火炮甲板,下层的三十二磅火炮也只布置了六门,两侧各三门,下层还是以二十四磅火炮为主,上层则是十二磅、十八磅搭配着布置。

其它的船只最大的火炮就是二十四磅,于是圣保罗号便成了攻城的主力。

几日过后,塞巴斯蒂安见三十二磅舰炮对城堡攻击也没有什么效果,便让土人和倭人上了。

主堡虽然坚固,却只有两丈高,用梯子的话还是可以进攻的。

塞巴斯蒂安也很狡猾,他先用一批狂热的、准备胜利后享受华人的财富,不幸死了也能上天享受葡萄干的土人大食教徒先上,还承诺只要进攻一次即可免除五年的“什一税”(西班牙人对异教徒收取的税收),在这些诱惑下,平常慵懒的土人也发起了凶猛的进攻。

这些土人虽然狂热,战力却一般般,很快被柳川静云他们赶了下去,不过此时倭人上了。

就这样,双方在城堡东面、南面反复争夺了十余日,城堡里的青壮固然死伤枕籍,城外的土人、倭人更是惨不忍睹。

倭人在被西班牙国王赐予“国民”身份,以及世系“治安官”的诱惑下继续保持了高昂的攻城热情,土人们却不干了。

刚才柳川静云他们击退的便是最后一批土人,眼看又一批倭人就要上了。

连续几日战斗下来,饶是柳川静云悍勇无比也是筋疲力尽了,他俊美的面颊上添了一道醒目的刀疤,那是同为武士的有马十三郎给他致命一击留下来的,有马十三郎是原切支丹大名有马晴信留在南洋的后人,一个狂热的天主教徒,对西班牙人忠心耿耿。

不过他也斩杀了对方,有马十三郎一死,倭人的气势顿时大挫(有马晴信是以前日本有名的海商,生意遍布南洋各地,他自己在日本因为庇护天主教徒让手下将自己杀死后,有马一族在日本是衰弱了下去,不过在南洋依然拥有庞大的势力,他的子嗣也拥有强大的号召力)。

在击退这次土人的进攻后,柳川静云有些摇摇欲坠了,连一向勇猛的他就是这样,别人就更不用说了,他的四个徒弟已经战死了两个,船坊最勇猛的林大路也战死了。

关键是,这几日,随着城堡里大量的人战死,在炎热的天气肯定不能将尸体放在堡里,于是只能扔到北面靠近大海的地方,这也是无奈之举,不过在华人们那里却是异常难过的一关,这又影响到士气。

这便是眼下城堡“义军”的状况。

柳川静云双手杵着自己经常携带的那柄长一些的倭刀(短一些的已经断了),眼前有些迷离,此时若是再有倭人上来自己必定不能幸免。

奇怪的是,半天没有见到倭人攻上来,柳川静云也不管了,嘱咐一个徒弟继续盯着,自己踉踉跄跄走了几步,“扑通”一声歪倒在地上,他昏倒了。

在他尚还清醒的那一刻,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妻儿,也没有想到尼堪,更没有想到柳川调兴。

王文慧!

他竟然想到了那个男人!

他到下了,嘴角还带着一丝嘲讽,随即打起了呼噜——他太累了,三宿没有合眼了。

柳川静云的倒下让堡里剩下的人一下失去了主心骨,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神里都充满了迷茫。

“注意!”

没想到此时东方玉站了出来,这几日,在柳川静云的调教下,他不仅学会了西班牙人留在城堡里的火绳枪,还在空闲时间学了一些刀法,或许是年轻气盛,如今站在城堡上的就数他还是精神抖擞。

歪倒在城墙边的麦维明听到这话赶紧站了起来,向外一看,并没有敌人攻上来,不禁骂了一句,“瞎胡咧个甚”

“不是”,东方玉的声音依然中气十足,还有些急促,手指也向外指着,麦维明挣扎着爬起来,顺着他手指的方向一看,只见远处的大海上驶来了大片的船只。

他仔细看了一会儿,突然也倒了下去。

“我先睡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