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连火佛王炎也没想到,一个看似不起眼的乡巴佬,竟然会有如此箭术?!

王炎知道,他再不出手的话,隐者乌里必死无疑!

说到底,这隐者乌里,也是为了替王炎解围。

如果王炎坐视不理的话,那岂不是会寒了隐者乌里的心?!

甚至!

一些想要投靠王炎的人,也会纷纷倒戈,转头他人!

想到这,火佛王炎手执赤炎弓,凝声说道“放心吧!只要本佛活着,乌里就死不了!”

“呵呵,八哥,你想干什么?”就在王炎打算射箭的时候,却见雷佛王鼎,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火佛王炎一脸杀气的说道“王鼎,本佛没时间跟你纠缠,赶紧给本佛滚开!”

“哼,在斗箭没有结束之前,任何人不得插手,否则,本佛便会跟他拼命,不死不休!”说话间,就见雷佛王鼎一抬手,方圆之地都被一道道的紫色电弧给笼罩了。

雷佛之怒!

谁能承受得起?!

纯白苹果头妹子居家私房生活照

哪怕是火佛王炎,也不想跟王鼎拼命!

原因很简单,火佛王炎此次前来,就是为了参加罗天大醮!

咔咔。

王炎咬牙切齿的说道“王鼎,你敢与本佛作对?”

“哼,斗箭是乌里提出来的,任何人都不得干涉!”雷佛王鼎一脸冰冷的说道。

一旁站着的波琳娜,冷笑道“呵呵,王炎,你今晚没有带护道者前来吧?”

所谓的护道者,其实就是保护王炎的人。

其实呢,这在一些世家,也实属正常。

像一些天赋出众的人,身边大会有护道者守护。

这么做,也是为了保护族中弟子的安。

火佛王炎怒斥道“混蛋!波琳娜,你敢威胁本佛?!”

“呵呵,你猜对了,本小姐就是在威胁你!”波琳娜冷笑一声,针锋相对道。

理智告诉王炎,他绝对不能冒然出手。

一旦王鼎跟波琳娜联手,就算是他王炎,也得忌惮三分。

万一王炎再受点伤,很有可能会便宜了别人。

“啊,救……救命呀!”而此时的隐者乌里,就像疯狗一样四处乱窜。

可惜的是,不管隐者乌里怎么逃窜,就是摆脱不了唐龙。

直到此时,隐者乌里才知道唐龙的可怕。

见乌里体力消耗的差不多了,唐龙这才拉起弓弦,将箭头对准了他的眉心。

而在唐龙催动真气的时候,却见那根银色法箭,竟然变成了赤红色。

咻呜!

突然,唐龙猛得松开弓弦,就见那根银色法箭,化为一道火影,射向了隐者乌里的眉心!

“糟糕!”

“乌里大人!”

“嘶,好可怕的气息呀!”

“快看!”

“乌里大人似乎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禁锢了,根本动弹不得!”

“那气息是?!”

“圣威!”

塔罗牌组织的修道士们,也都纷纷拔出法剑,朝着唐龙冲了过去。

可惜的是,不等那些修道士近身,就被一道无形的真气墙给击飞了出去。

咕嘟。

火佛王炎吞咽着唾沫说道“圣……圣威?他……他到底是谁?!”

趁人不备,火佛王炎猛得拉动赤炎弓的弓弦,却见一道胳膊粗细的真气火焰,旋转着射向了唐龙。

原本以为,可以轻易射穿那堵真气墙。

可谁想,不等那道真气火焰近身,就直接被震碎了。

绝望!

此时的乌里,只觉整个身子,似是陷入了无尽的沼泽中,根本动弹不得!

而那根法箭,即将落下!

咻呜呜!

在那根法箭落下的时候,隐者乌里可以清晰的听到法箭与空气摩擦的声音!

那声音,就像是死亡的召唤!

唐龙收起法弓,冷冷的说道“你也配与我斗箭?!”

咔嚓!

突然,一声裂响传出,就见那根射向乌里眉心的法箭,竟然瞬间一分为二!

而那分裂的法箭,则是紧贴乌里的头皮擦了过去!

不多时,就见两道鲜血,沿着乌里的头皮流了下来!

“呵呵,小子,本仙教你一个道理,不到最后,永远都不要松懈!”说话的时候,就见一个五尺三寸的人影,踏空而来,稳稳落到了乌里的面前。

来人,正是邹星魂!

今晚的邹星魂,身披一件黑色长袍,那长袍上,还绣着一团火焰!

在月光的映射下,那些火焰图纹,竟然散射着一缕缕的星火!

法袍?!

这法袍,应该是一件黄阶上品法器!

不得不说,这阴阳家的底蕴,还真是深厚呀,竟然连这种早已绝迹的法袍都有!

啪嗒嗒。

不多时,就见狮皇赫拉斯、火佛王炎等人,齐齐冲了上前!

见乌里满脸是血,火佛王炎怒斥道“臭小子,你下手,未免有点太狠了吧?!”

“滚!”

“你也配跟我说话?!”

说着,唐龙一个箭步迈出,挥掌劈飞了火佛王炎。

只是一掌,火佛王炎就被劈飞了十几米远!

而等王炎落地的时候,整个身子,又向后滑了七八米远!

其实呢,唐龙已经留手了!

要不然的话,火佛王炎的胸口,早都被唐龙恐怖的掌劲给击穿了!

“火佛大人,您没事吧?”

“混蛋!”

“小子,你竟敢偷袭火佛大人?!”

领头的一个修道士,指着唐龙的鼻子叫嚣道。

咔嚓!

只听一声裂响传出,就见唐龙伸手捏碎了那个修道士的指头!

之前那修道士一脸痛苦的喊道“啊,放……放手!”

啪嘭!

啪嘭!

只见唐龙抡起那名修道士的胳膊,狠狠在地上摔了几下!

每一次摔下,地面都会被砸出一个深坑,岩石飞溅!

此时的波琳娜,也是一阵头大,这小子,到底在搞什么鬼?!

滋滋滋。

突然,火佛王炎将火神血脉催动到极致,就见他的周身,缭绕着一缕缕的火焰。

奇耻大辱!

在西方的时候,火佛王炎可是螃蟹般的存在,横着走!

谁敢冒犯王炎!

谁就得付出血的代价!

见王炎似是动了真火,狮皇赫拉斯急忙上前阻止道“炎少,冷……冷静,你可知他是谁?!”

“哼,本佛管他是谁?!”

“得罪本佛的人,只有死路一条!”

火佛王炎挥掌震开狮皇赫拉斯,随后他飞身一跃,朝着唐龙俯冲了过去。

在火佛王炎挥掌的时候,却见他的身后,凝练出了一道火焰掌印。

那火焰掌印,足有三米来长,周围更是缭绕着三尺来长的火焰。

滋滋滋。

不多时,就见天师靶场的草坪,开始了一点点的燃烧。

“叮,恭喜宿主成功触任务,一掌重创火佛王炎,是否接受?

“叮,恭喜宿主成功接受任务,任务开始,查看任务详情。”

“任务等级s级。”

“任务要求限宿主一掌重创火佛王炎。”

“任务奖励火神血脉lv1一条,激活后,可以瞬间觉醒火神血脉,覆盖范围为方圆二十米。”

几乎同时,系统布了任务。

咳咳。

不远处的隐者乌里咳嗽了几声,一脸怨恨的说道“臭小子,火佛大人出手,你必死无疑!”

“哼,愚蠢!”

“你可知他是谁?!”

一旁站着的邹星魂,没好气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