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偌大的第一体育场中人声鼎沸,乱哄哄一片,各种各样的声音此起彼伏,接连不断。

几乎每一个人都在评论着杀入第六轮淘汰赛的参赛者。

有的人是在心里暗暗分析评价,浮想联翩,自得其乐。

有的人则是三个一群五个一伙,高谈阔论,指点天下。

不过,在大家心目中的晋级人员只是包括了十二个人。

扎脏辫的小女孩米琼恩。

酒神路笑风。

忍者罗隐。

烟鬼公森。

山武一哥林元霸。

荒武者巴战。

北武新旗帜古娜娜。

萌嘟嘟咖啡和蜜糖的小白

荒武者乌拔山。

肥妞孙无空。

小黄毛王豹枪。

九武一姐龙飞飞。

流浪汉金石一。

至于在第五轮淘汰赛抽签的过程中轮空了的叶冲,却早已泯然众人。

时值此刻,叶冲也是微闭双眼,聆听和分辨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声音。

他当然注意到了没有人还在想着他,即便提起,也是领盒饭的角色。

不过,他显然没有受到这件事的影响,而是静静思索着对手的情况。

“这些人都是硬茬子。

而且,给我的感觉是一个比一个难缠。

不过说实话,看了第五轮的十二场比赛后,我好像根本就分辨不出他们谁的实力更强。

有的人看起来晋级艰难,但那是因为对手太强大。

有的人轻轻松松击败对手,压根就没有暴露实力。

好吧。

必须得承认。

从现场的情况来看,这十二个人明显都是有所保留的。

他们的真正实力如何,不到最后一刻,根本难见分晓。

嗯?

不知道接下来第六轮的抽签情况怎么样?

不过,无论遇到了谁,显然都不好对付。

所幸我现在的身体状态调整得差不多了。

从这一点上来说,我比他们要占有优势。

呵呵。

刚才还有人在讨论谁强谁弱,谁更稳定?

能分辨出来吗?

不可能的。

要是能分辨出来,酒神路笑风就不会受伤了吧?”

叶冲闭目沉思的时候,肩膀忽然被人拍了一下。

他睁开眼一看,不由得皱了皱眉,一脸嫌弃道:

“你手干净吗?

咱能不能别在人家身上胡乱摸?

你又不是女的。”

站在旁边的不是别人,是脑袋缠满绷带的杜南。

这家伙的两只眼睛向外凸凸着,嘴巴也肿了。

“啊啊啊……”杜南指了指自己肥厚的嘴唇,“哦哦哦……”

“你喔喔个屁!”叶冲没好气地向旁边挪了挪,满眼的嫌弃之色,“别往前凑啊!

有话说。

有屁放。

想当鸡,去鸡窝。

没事滚远点。

别在这里喔喔喔。

特么影响我想小红。”

“呃呃呃……”杜南直接翻了个白眼,喉咙耸动,感觉快要被憋死了似的,“啊呃……啊呃……啊啊呃……”

“又想当驴是吧?”叶冲咽了口唾沫,“行吧,正好食堂里有火烧,还有焖子,到时候把你剁吧剁吧夹着吃喽。”

其实说起来,叶冲也不想找杜南的茬,毕竟这家伙刚被人家乌拔山暴揍成了猪头不是?

按理说,他还应该好好安慰一下对方才对。

这才能体现出狠人小弟和狠人小弟之哥的亲密关系。

可问题是,叶冲现在心里是真憋着一股气,不撒出来,浑身上下都不得劲。

杜南这段时间实在是太瑟了。

扬武大会刚开始的时候,这家伙还很谦虚来着,动不动就会找他请教几个问题。

比如第一循环小组赛开始前,这家伙心里发慌,来请教他怎么做才好。

叶冲当时回答的就是一个字。

狠。

结果杜南的确在这个一字方针的指引下,取得了辉煌的战绩。

随后到了第二循环小组赛的时候,杜南又来问他同样的问题。

叶冲依旧回答的是“狠”,而且还是“狠上加狠”。

事实证明,他又对了。

杜南在这个方针的指导下,再次斩获了傲人的战绩。

可是后来呢?

这家伙就飘了。

进入淘汰赛后,也不来向他叶冲请教了。

关键昨天这家伙明知他受了重伤,却根本不管不问,反而自己还去暴吃烧烤,参加晚会,也不叫他。

叶冲心里当然有点不舒服。

不过他也不是一个小气包,会真为了这种事情生气。

可话又说回来了,谁特么遇到了这种事心里能舒服?

不生点气还是人吗?

唰啦!

杜南见叶冲不愿理他,直接抓起对方的右手就朝自己的脸上贴过来。

“踏马的,光天化日之下,让人看见多不好,就不能回……”叶冲话说一半,戛然而止。

紧接着他就伸出左手,也倏地摸上了杜南的脸。

与此同时,后者的情绪一下子稳定了下来,凸起的眼珠中弥漫着一股释然之色。

只是叶冲的脸上却变得一片冰寒。

不过,比他脸上的寒意更冷的,是杜南脸上的温度。

酷冷。

比坚冰还冷。

“这是乌拔山弄的?!”叶冲静静看向了杜南,“体温这么低,气血运转有没有问题?”

“……”杜南犹豫了一下,接着缓缓摇了摇头。

“杜南,你体内中的寒毒很厉害。”叶冲双眉微蹙,语声平静,“如果不能尽快拔除,必定会埋下隐患。

我的建议是,你赶紧回到房间,在浴盆里面放满热水,花洒水流浇体,保持温度不变,通过打坐修炼逼出寒毒。

放心吧。

我会小心的。”

叶冲朝杜南点了点头,眼见着对方迅速离开后,又不由得摇了摇头,冷冷看向了乌拔山。

他心里当然明白,杜南之所以过来,可不是闲着没事,更不是过来出洋相,而是强忍着痛楚来向他报警的。

“一切都是设计好的。

乌拔山很清楚杜南的身体特点。

他利用引蛇出洞的方式轰击对方,看起来是以硬碰硬的物理性伤害,实际上真正的杀招却是寒毒攻击。

关键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么做,没人会发现出了什么问题,而只有他和杜南心里最清楚。

一旦气血运转通道冻结,杜南的各项身体数据肯定会受到牵扯,急剧降低,甚至有可能会引发致命伤害。

关键气血受损的部位在头部,连断体求生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杜南只能靠自己的修炼来逼出寒毒,没啥更好办法。

所幸他的身体底子摆在这里,想来应该也没什么大问题。

不过,乌拔山这个家伙为什么这么狠?

非要置杜南于死地?

寒毒是慢毒,不会让人当场死亡。

杜南底子厚,就算乌拔山想当场灭杀他,恐怕也做不到。

所以,乌拔山真的没有必要置杜南于死地的。

那么,这家伙如此狠辣的原因,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