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在弦上!

不得不!

现在的扁鹤,别无选择!

要知道,这韩月馨,可是韩家的小公主,集万宠于一身!

在韩家,韩月馨的地位极高。

正因为这样,扁鹤才打起了韩月馨的主意。

试想一下,如果能够拿下韩月馨,哪怕是入赘,他扁鹤,也是赚大了。

可谁想,在扁鹤上门提亲的时候,竟然被韩月馨给当众拒绝了。

其实呢,被拒婚,倒也没什么。

可是!

最让扁鹤不能忍受的是,韩月馨的婚约者竟然会是唐龙?!

在扁鹤眼里,唐龙就是个乡巴佬。

清纯长发美女午后拥抱阳光

所以呢,扁鹤才会把唐龙戏称为唐猪。

此时的韩月馨,也意识到了危险,早知道会这样,说什么,她也不会来寻仇。

其实呢,这也不怪韩月馨。

毕竟!

这韩月馨,很少在世俗中生活,自然没有那么多绕绕肠子。

再说了,有韩家撑腰,她韩月馨,也不用动脑子。

只要额头上顶着个‘韩’字,到哪都是横着走的存在。

就算韩月馨再怎么傻,也看得出来,扁鹤是想强行跟她洞房。

一旦入了洞房,她韩月馨,就没有别得选择了。

要么嫁给扁鹤!

要么逐出韩家!

也许!

这就是出身世家的悲哀吧!

不过,就算是被逐出韩家,扁鹤也是难逃一死!

扁鹤一脸阴厉的笑道“呵呵,师妹,你知道什么叫做羊入虎口吗?”

啪嗒嗒。

韩月馨向后退了几步,一脸紧张的说道“哈,扁师兄,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你了。”

可是!

没等韩月馨走几步,就被扁鹤招揽的狗腿子给拦住了!

扁鹤轻蔑一笑道“呵呵,师妹,你逃不掉的,不如,就从了师兄我吧。”

韩月馨怒斥道“你做梦,就算本小姐死,也不会顺了你的意。”

扁鹤揉了揉太阳穴,喃喃说道“哎呀呀,真是头疼呀,其实本少,不喜欢用强,可你,实在是太不识趣了!”

刷!

话音一落,就见扁鹤运起身法,伸手抓向了韩月馨的脖子。

谁都没想到,这扁鹤,会突然出手。

而且一出手,就是雷霆杀招,根本不给韩月馨反应的时间。

一旁站着的鱼朝恩,喃喃说道“这小子,还真狠呀。”

诸葛神王端着茶杯,哼着小曲说道“那不废话嘛,不狠的话,他扁鹤,又怎么能在医家出头呢?”

鱼朝恩哼笑道“呵呵,咱家就是喜欢跟心狠手辣的人合作,也只有这样,才能做到强强联合。”

可是!

接下来这一幕,着实让鱼朝恩等人心颤!

只见一道紫光射出,瞬间划过了扁鹤的手腕。

吧嗒嗒。

不多时,就见一滴滴的鲜血,沿着扁鹤的手腕落到了地上。

而此时,扁鹤的右手,距离韩月馨的脖子,也只有五寸不到。

只可惜!

差之毫厘!

谬以千里!

扁鹤知道,他已经失去了先机。

“扁少!”

“混蛋,臭小子,你竟敢挑断扁少的手筋?”

“真是可恶,你知道扁少一只手多少钱吗?把你卖了,还不够一个零头呢。”

刷刷刷,几乎同时,就见那些狗腿子,齐齐拔剑朝唐龙冲了过去。

见此,韩月馨急忙提醒道“小心!”

唐龙轻蔑一笑道“呵呵,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刷刷刷。

突然,一道道的身影,穿梭在那些狗腿子之间,只见唐龙手起剑落,就见那些狗腿子的手筋,齐齐被剑气给斩断了。

呲啦。

紧接着,唐龙又猛得收剑,重新回到了韩月馨的身后。

“啊,我的手筋!”

“可恶,真是可恶!”

“小子,你到底是谁?等改日,我等再来讨教!”

其中一个狗腿,一脸不甘心的说道。

唐龙冷笑道“呵呵,凭你,还不配知道我的名字!”

呲啦。

话音一落,就见唐龙猛得拔剑,便见一道紫色电弧,瞬间斩断了那个狗腿子的左臂。

那狗腿子捂着喷血的臂膀,一脸凄厉的惨叫道“啊,我的胳膊。”

唐龙一脸杀气的说道“滚,立刻,马上!”

“傻愣什么呢,赶紧逃命呀!”

“这小子,实在是太凶残了,比唐魔王,还要凶残!”

“可不是嘛,一出手,就挑断了我们的手筋!”

扁鹤招揽的狗腿子,也都吓得一哄而散,再也不敢多做停留。

咕嘟。

扁鹤吞咽着唾沫说道“阁……阁下到底是谁?”

唐龙冷冷的说道“跪下!”

“你说什么?!”扁鹤一脸怨毒的喊道。

唐龙一脸杀气的说道“连人话都听不懂,那你要耳朵,又有何用?!”

刷呜!

话音一落,就见一道紫色电弧,斩向了扁鹤的左耳!

一言不合,就下杀手!

这搁谁,也受不了呀?

不过呢,韩月馨还是挺开心的。

因为!

这唐龙,是在替她出头!

说起来,这扁鹤,还真是够阴险,竟然想跟她生米煮成熟饭?

到那时,韩家为了颜面,说不定还真会把她韩月馨嫁给扁鹤。

嗖呜!

突然,诸葛神王猛得把手中的茶杯丢了过去,只听‘啪嚓’一声,就见那茶杯一分为二。

而就在这时,鱼朝恩伸手抓起扁鹤,急退到了十米开外。

可即使如此,扁鹤的右耳垂,还是被剑气给撕裂了,鲜血横流。

扁鹤捂着流血的耳垂,一脸怨毒的喊道“真是可恶!”

直到此时,扁鹤才知道唐龙的凶残。

也难怪,黒元麟会败得那么惨。

而此时的黒元麟,也是吓得不轻,自然不敢上前。

倒是诸葛神王,缓缓起身说道“哼,小小年纪,就如此歹毒,真是该杀。”

扁鹤擦了擦耳垂上的鲜血,一脸怨恨的说道“诸葛长老,给本少打断他的四肢。”

咔咔咔。

诸葛神王活动了一下脖子,冷冷的笑道“呵呵,本天师倒是乐意效劳,不过,我们之前的约定?”

扁鹤没好气的说道“哼,本少一定会满足你们的!”

倒是鱼朝恩,有点担心的说道“诸葛神王,不要大意,这小子,不简单。”

诸葛神王一脸鄙夷的说道“本天师的术法,可不是白练的!”

八卦天师?!

诸葛神王?!

好歹也是韩家的小公主,韩月馨当然听说过诸葛神王的威名!

韩月馨拽了拽唐龙的胳膊,小声说道“要不我们还是撤吧?这老头很嚣张,曾带人围攻过我们医家,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唐龙轻笑道“呵呵,一个快要入土的糟老头,有什么好怕的?”

“糟老头?”

诸葛神王眼睛一眯,一脸杀气的说道“臭小子,本天师要让你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