倾蓝见嘟嘟在倾慕的怀中,笑了笑:“给我吧,我抱去给雅雅看看。”

就算清雅不愿意母乳,嘟嘟也是清雅的孩子。

她肯定是想见见的。

倾慕将孩子给他,笑了笑,问:“要不要带个妈咪包?”

家里孩子多,所有各种辅助的用品还是很齐的。

慕天星更是有经验,很快就拿着妈咪包帮倾蓝装了两个奶瓶,一罐奶粉,还有保温杯尿不湿湿纸巾什么都有。

她道:“保温杯的水是温的,直接冲给他喝就行。”

倾慕接过妈咪包:“我陪你过去。”

慕天星笑着道:“我也过去,我今天还没见过雅雅,她用早餐了吗?”

“嗯,我陪同用过才过来的。”倾蓝抱着嘟嘟,满心欢喜。

走到自己房间门口,他忽而很是紧张。

俯首亲了一下嘟嘟的小脸,道:“嘟嘟加油哦,一定要让妈咪心疼你、舍不得你哦!”

清纯森系美女休闲旅拍图片

听见这句话,慕天星跟倾慕都是感慨万千。

云轩在门口敲了下门:“王妃,皇后跟殿下们过来了。”

里头,清雅的声音传出来:“请进。”

听起来,好温柔贤惠的声音,让倾蓝紧张的情绪都舒缓了。

他脸上洋溢着期待的笑容,在云轩开门后,同样很温柔地往里面瞧过去:“雅雅!”

“母后!太子殿下!”清雅先笑着唤人。

而后在倾蓝抱着嘟嘟靠近的时候,她伸出手去:“嘟嘟!给我抱抱,嘟嘟!”

倾蓝见她要嘟嘟,欢喜极了。

赶紧将儿子轻轻给她,就见她抱着嘟嘟,双眼都离不开嘟嘟,还在嘟嘟的小脸上亲了又亲。

倾蓝激动地不知道说什么好,关切地问:“雅雅,一会儿该输液了,你有什么不舒服,记得跟医生说,好吗?”

“好,我没什么不舒服的。”清雅抱着嘟嘟,不撒手,抬头望着慕天星微笑:“母后,嘟嘟长得像您一样漂亮呢!五官好像啊!”

慕天星笑着道:“我的孙子,自然是有点像我的,不过现在还太小了,眉眼什么都没有长开呢,等以后会看的更清楚些。”

“不管怎么长,都是超级大帅哥,倾慕刚才就是这么跟我说的。”倾蓝在清雅的床边坐下。

感受着一家温馨在一起的时光,仿佛之前所有的不愉快都过去了。

他轻轻揽住清雅的肩头,笑道:“我倒是觉得嘟嘟像你呢!你看,嘴巴特别像,一样这么好看。”

倾慕不大适合在嫂子月子的卧室里待着。

刚好甜甜从电梯口领着医生一路过来,倾慕便提前出去了。

慕天星陪着,看着清雅扎了针,又见倾蓝给纳兰庭打的视频电话。

倾蓝还让纳兰庭跟嘟嘟视频了好一会儿。

纳兰庭高兴坏了,道:“好看好看,你们夫妻俩颜值摆在这里,孩子能不好看嘛!”

聊了会儿,倾蓝又道:“爷爷,雅雅怕嘟嘟回了北月没人照顾。”

清雅原本跟慕天星在聊天。

慕天星就给她讲倾蓝小时候的事情,清雅一直在听。

这会儿听见倾蓝忽而说起这个,她眉头一皱朝着倾蓝看过去:“ky,不要说些有的没的。”

倾蓝不理会她,听纳兰庭笑着道:“哎呀,完是多虑了!

青兮在医院里住着,前前后后那么多医护人员跟宫女在伺候着,衣食住行什么都不需要我们操心。

她偶尔下床去院子里晒晒太阳,前前后后士兵、护士、宫女都那么多人簇拥着,陪着,司南也陪着她,根本用不着我们操心的。

清逸有你奶奶跟育婴师带着呢,也长大挺好的。

等你们回来了,让雅雅去工作嘛,爷爷就跟你,我们两个人,专心致志地带我们的小嘟嘟!

咱们一老一少,还带不好一个小的?

你让雅雅尽管安心坐月子,没事没事的,实在不行,我们也可以育婴师啊!

再不行,就把你外公外婆从青城接来!

咱们三个老的跟你一个大的,总能带的过来一个小的了吧?”

“嗯嗯!嗯嗯!”倾蓝激动地想哭:“爷爷,谢谢你,我真怕雅雅把嘟嘟留在宁国,我舍不得嘟嘟!”

纳兰庭一听,视频里的面色沉了沉。

清雅的脸色更是沉了沉。

纳兰庭望着倾蓝,道:“这样,你跟你父皇商量一下,嘟嘟在宁国过满月,在北月过百日。

等着嘟嘟满月的时候,我亲自过去,给我小曾孙过满月去,然后咱们一家人,带着嘟嘟,一起回北月来!

你也可以给你外公外婆打电话,让他们一起过去嘛!

他们要是愿意,提前把行李收拾一下,咱们一起回北月去!

等着你市的王府建好了,你们再过你们的日子,北月宁国两边住!

倾蓝啊,嘟嘟留在宁国养着,不合适!

你千万要清楚,北月太子,要回北月,要住北月的寝宫!

你一定要清楚,脑筋各方面都要清楚,别糊涂!”

“嗯嗯!”倾蓝松了口气:“等我父皇晚上回来,我就跟他说!

爷爷放心,我清楚着呢!

爷爷,我一定等你过来,你可一定要过来啊!”

纳兰庭忽而红了眼眶,望着倾蓝:“好,爷爷给你做后盾去,不怕,咱们把老婆儿子一起带回来。”

倾蓝:“嗯!”

慕天星听着,鼻子一酸。

作为公婆,儿媳妇说要把小孙子留下,她自然也是舍不得孙子的,而且如果真的翻脸让他们把嘟嘟带走,这不合适,太伤感情了。

慕天星没想到倾蓝还有这一招,会给纳兰庭打电话。

也没想到,纳兰庭会睿智通透到这样的地步。

慕天星笑了笑,道:“我去跟医生询问一下你的身体状况,一会儿过来。”

其实,她是待不下去了。

清雅微笑着:“好的,母后慢走。”

慕天星离开后,清雅一个枕头朝着倾蓝砸过去:“你这是要干什么啊!”

倾蓝想着刚才慕天星跟倾慕离开时候的背影,那么无奈。

他明白家人对他的心疼跟宽容,几乎是永无止境的。

但是因为这样的永无止境,他便要贪婪地变本加厉?

倾蓝深呼吸,望着她:“雅雅,就按爷爷刚才说的办。

你若是不答应,咱们就离婚!”

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