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阳的带领下,唐龙、夏冰瑶等人来到了一个大厅,只见大厅里堆满了古玩,那些古玩已经做好了分类。

古玩主要分为四大类,即陶瓷、玉器、书画以及杂项目,前面三大类比较常见。

陶瓷指得就是陶器跟瓷器,至于玉器跟书画,这就不需要解释了。

而杂项呢,指得是竹、木、牙、角、文房四宝、漆器、绣品、铜器、佛像、鎏金器物等,以及一些无法准确归类的物品,如挂饰、手串、核桃等,最大的特点是易于把玩。

“叮,名称明皇幸蜀图。”

“鉴定方法真正的明皇幸蜀图构图雄奇,以山水为主,人物鞍马为辅,山水画的比重在构图上明显增强,画中山势突兀,白云萦绕,人物动态及其衣帽服饰都刻画得细致入微,马匹、骆驼也描绘得生动有趣,而眼前这幅画的水墨较新,而且还有一股刺鼻的油墨味。”

“鉴定结果赝品。”

“估值五千到八千。”

唐龙扫了一眼墙壁上挂得明皇幸蜀图,脑海里就传来了‘叮叮’系统解说的声音。

在扫了大概有二十多幅画后,价值最高的也不过三百多万。

“叮,名称汉白玉水牛雕件。”

“年代乾隆年间。”

女孩貌美如花续写毕业完结篇

“鉴定方法真正的汉白玉,并不是洁白无瑕的,而是隐含着浅浅的纹路,就像是出汗的印记一样,它莹润有光泽,薄的地方都能透过光,对着阳光一转,能达到满眼金星的效果。”

“鉴定结果赝品。”

“估值十万左右。”

唐龙拿起汉白玉水牛雕件对着灯光照了一下,并没有满眼金星的感觉,看来这水牛雕件应该是赝品。

一旁的沈辰见唐龙有模有样,忍不住打击道“不懂装懂。”

“谁说不是呢?”沈文亮阴阳怪气的说道“在东海,还没有人敢跟杜少对赌古玩的,难道你不知道杜少就是做古玩生意的吗?”

沈辰跟沈文亮二人紧紧的跟在唐龙身后,不停的数落着唐龙,一路说了一路,为的就是扰乱唐龙的心境。

这时,夏冰瑶有点看不下去了,阴沉着脸说道“两位,不要打扰唐龙鉴定古玩。”

“鉴定古玩?”沈辰轻哧一声道“夏总,你不会真以为唐龙是鉴定古玩的高手吧?”

“哈哈,开什么玩笑,鉴定古玩需要极强的眼力跟庞杂的古玩知识,没有三五年,根本看不出道道来。”

“真是太不自量力了,难道唐龙不知道吴文山老先生的身份吗?他可是东海屈一指的古玩鉴定师。”

“输定了,我们还是坐等唐龙下跪吧。”

一些土豪自觉无趣,便端起酒杯,搂着嫩模,朝不远处的真皮沙走去。

挑了半天,唐龙挑了一个淡青色的深腹碗,敞口,斜壁,直圈足,底面上有四个圆形支钉痕,通体淡青釉略泛绿光,玻璃质感较强,器表开片纹密集。

估计这深腹碗是整个大厅里面价值最高的了,因为它是北宋官窑。

北宋官窑是从汝官窑进化而来的,更加的珍稀,市场价无法估量。

可惜的是,这深腹碗的碗口有着许多齿痕,价值也会大打折扣,但怎么也值一亿五千万左右。

看着唐龙手里的破碗,夏冰瑶嘴角抽蓄道“唐龙,你……你要不要再看看?”

唐龙自信的说道“不用了,我就选它。”

说着,唐龙就付了钱。

一件北宋时期的官窑,竟然只卖三万,估计高阳得后悔死不可。

这时,杜晨拿着一个三足鼎炉瓷器走了过来,身后的吴文山呲着一口大黄牙,一脸挑衅的看着唐龙。

高阳瞥了一眼杜晨手里的三足鼎炉,这才暗自舒了口气。

其实那件三足鼎炉是高阳花重金买来的,是龙泉窑,宋代六大窑系之一,十分珍贵。

杜晨指着唐龙手里的深腹碗,捧腹笑道“哈哈,不是吧?挑了半天就挑了一件破碗?”

唐龙鄙夷的说道“这破碗已经足够赢你了。”

杜晨冷哼道“真是狂妄,我手里的三足鼎炉可是宋代龙泉窑,市场价应该在一千五百万左右。”

“什么?一千五百万?”

“天呐,不就是一件瓷器嘛,怎么可能这么贵?”

“哎,看来这古玩真不是一般人能玩的。”

前来参加酒会的人,也都是暗暗摇头。

这时,吴文山走了上前,摸着白的胡须说道“小子,你知道什么是龙泉窑吗?龙泉窑可是宋代六大窑系之一,除了宋瓷五大名窑外,就属六大窑系烧制的瓷器最好。”

唐龙指着手里的深腹碗说道“宋瓷五大名窑,即汝、官、哥、定、钧,名窑的崛起以及名品的流行,这才让一些窑场纷纷模仿,很快就形成了以烧造定窑、磁州窑、钧窑、耀州窑、景德镇窑以及龙泉窑类型瓷器为主的‘六大窑系’。”

“而五大名窑中,又以汝窑最为,汝窑号称五大名窑之,除了自身品质较高外,另外它烧制的时间较短,传世的数量也是极少,所以才造就了它的魁地位,不巧,我手上的这破碗就是宋代汝窑深腹碗,价值不可估量,即使碗口有些破损,也不影响它的真实价值。”唐龙有条不紊的解说道。

“好厉害呀,没想到唐龙知道的那么多。”

“是呀,难道唐龙除了精通赌石外,还是一个古玩鉴定高手?”

“卧槽,还让不让人活了?这小子还有什么不会的?懂得赌石,懂得古玩,还懂得音乐创作,听说他演技也不弱,连跟他对戏的高峰都被唐龙一个眼神给吓尿了。”

围观的人都是一脸的艳羡。

杜晨忍不住戏谑道“还汝窑?你说汝窑就是汝窑?你以为你是谁?一眼老人吗?”

唐龙古怪笑了一声,指着杜晨手里的龙泉窑三足鼎说道“杜少,你确定你手上的龙泉窑是真品?”

杜晨暗自戒备道“你什么意思?”

唐龙慵懒的笑道“它是赝品,根本不是什么龙泉窑,只是一件仿制品而已。”

“仿制品?”杜晨先是一愣,最后忍不住大笑道“哈哈,唐龙呀唐龙,实话告诉你吧,我手上的这件龙泉窑就是商老亲自鉴定的,怎么可能是赝品?”

这时,高阳也忍不住用龙头拐杖跺了一下地面,愠怒的说道“唐龙,愿赌服输,请你不要胡搅蛮缠,这里的每一件古玩,都是经过商老亲自鉴定的,根本不可能出错,还请你履行赌约。”

唐龙撇嘴笑道“商老又不是神,他也有出错的时候,不是吗?”

哐当。

突然,大厅的门被人推开了,只见一个穿着唐装的老者,铁青着脸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