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天的时间转瞬即逝。在这段时间里,在外面的世界里,人们在网上或愤怒或咒骂着优步(中国)作为一家“外资”企业的不专业,不厚道之处。这就像一场狂欢。

还有一些人议论着优步的倒霉:突出其来发生的车祸,议论着井高的狼狈,嘲讽着优步的安静,优步现在所有的资源都在处理安全问题。这些人激烈的争论着滴滴应当以何种方式去和优步合并,展望未来,带着强烈的参与感。

当然,说的最多的,最被知悉内情的人们所津津乐道的是阿里二号人物蔡从信从美国飞回来的指挥若定,一举扭转滴滴的颓势。还有对程为、柳卿的称赞。他们是具体的实施者。还有对后起之秀任治的夸奖。虎父无犬子啊!他的果断,他精确的战略眼光,都在某些酒局里被谈起。

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滴滴对优步收购的“绝境反击”都是一个经典的商业战案例。

就好像是呼应着“江湖大佬”jack马在若干年前某次的辩论上说的:阿里是空军。世界上没有说过陆军可以打赢空军的。

这一次是海陆空结合,对着凤凰基金一通狂轰滥炸。先打他一个“范弗利特弹药量”再说。左手打一耳光,右手再来抽一记。就问你:服不服气?

然而…

在距离10月18日谢市煌给马芸打过电话,蔡从信飞到魔都部署交锋,二十多天的时间过去之后,一些细微的变化积沙成塔,开始出现某种端倪、质变。

在这二十多天里,由阿里、银河掀起的浪潮汹涌的如钱塘江八月十五的海潮:涛似连山喷雪来。但终究,海潮有退去的时候。人们这才会发现,在遮天蔽日的浪头之中,有人曾在中流击水!

随着海潮的退去,那道身影也将逐渐的清晰起来。他将带着黑暗,笼罩在人们的上方、头顶!

深城的夜里中下着小雨,天空极其的阴暗。井高坐着黑色的奔驰商务车抵达深城机场。

娇滴滴妹子秀时尚春装明媚动人

他倒并非是要飞回魔都或者京城,而是来接机。曹丹青代表凤凰基金收购完一家拥有第三方支付牌照的公司,飞到深城来看他。

夜色渐深。细雨中,机场外的车道里车灯闪烁着。井高在机场接机大厅外等着。这时,手机铃声忽而响起来。

井高接通电话,里头传来郭灵瑜清脆的声音,“井总,你…最近还好吧?”某些要求优步停业整顿的声音在最近已经达到顶峰。她略有耳闻。监管部门近期要作出决定。

语气停顿了一下,听得出她是关心之意。井高平静的道:“郭小姐,谢谢。”

“不客气。”郭灵瑜真诚的道:“井总,不管这次你和滴滴、阿里交锋的最终结果如何,我都希望以后能有和你合作的机会。不管是我代表高盛,还是郭氏。”

前不久冒出一桩车祸来,对凤凰基金简直是“天灾”。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她虽然和柳卿的私交很好,但认可井高所展露出来的实力。

井高心里多少有点触动,笑道:“谢谢。”

和郭灵瑜寒暄了几句,井高将手机揣在裤兜里,沉吟几秒,偏头问身旁的蒋梓,“微薄那边还是不肯配合控评?”

他当年当网民时,同样非常讨厌控制评论这事。骂人都骂的不爽。但现在公众的情绪发泄到他头上来,他还是想控制一下。这纯粹是立场的问题。

蒋梓身段丰腴,穿着洋红色的衬衣,灰色一步裙,很职业范儿的装扮,成熟迷人的美妇,说道:“是的。”

井高轻轻的点点头,“给吴静书说一声,立即动手收购新浪的股份。我要控股权。”

夜里来接机的人不少。以蒋梓俏丽的容貌、丰满曼妙的身段,吸引着男人们的目光。这是井高的话引得不少人会心的一笑。我还要收购百度、阿里、腾讯呢!吹牛不打草稿。

蒋梓根本没管周围的笑容,认真的道:“好的,井总。”

片刻之后,曹丹青高挑窈窕的身影出现在机场出口。接到丹青之后,井高带着她直接回观澜高尔夫别墅里。卫晨君、李逸风各自带着团队住在酒店里。井高的别墅这里就住在蒋梓、董有为,还有保镖、保姆。

饭后,井高和曹丹青在别墅三楼的小客厅里坐在方桌前,看着外面的瓢泼大雨。

屋内很安静,灯光柔和。

曹丹青坐在桌子边,双手轻轻的握着井高的右手,感受他手掌的粗糙,看着他略显消瘦的脸庞,那股巨大的压力,在此情此景她忽而的理解到,柔声道:“井哥,我们会没事吧?”

巨大的财富,不仅仅带来享受,还带来巨大的压力,同时还有巨大的危机。如果井高要坐牢,她愿意陪着他进去。

井高笑笑,温声道:“丹青,你说呢?”

曹丹青永远都无法忘记井高在反问她时,他眼睛里的那种温润,沉静,坚定。就仿佛,此时在北国已是凛冬将至的时刻,而在南方这里,在他身边却是温暖如春。

11月12日的上午,柳臻在某个三线城市刚开完会,给井高打了个电话,浑身都带着疲惫、虚弱、发软、后怕,“井总,谢天谢地,火灭了。”

井高在下午时召开了一次手机视频会议,用的是腾讯的软件,2点钟准时开始,参会的都是凤凰系的高管,他只说一句话接结束会议:开始吧!

如果将这场交锋比作战争,那么现在就是吹响冲锋号,发起反攻的时刻!

如果将这场交锋的阶段比作四季,那现在就是凛冬的时刻!对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

12日的晚上,所有的优步用户都收到软件版本更新的提示。在更新后的软件提供了一个新的支付选项:凤凰支付。而更引人注目的是打开新版本软件弹出的一个提示框,“为回馈所有新老用户的支持和厚爱,优步将举行打车免费月活动。”

滴滴的总部在京城。

程为晚上八点左右正和王刚几个朋友一起在一家位于四合院里的私房菜包厢里吃饭、喝酒。觥筹交错之间,几人都是很嗨,指点江山,谈古论今。

“要说还是蔡总厉害啊,把优步整得半死不活。他现在都回美国度假去了。”

王刚道:“诶,蔡总是回去陪妻儿。今天是周六。咱们这帮苦逼才在周末加班。”

“哈哈。”

“程总,收到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的要求了吧?以滴滴出行在互联网领域的表现,其实去年就该邀请你去的。”

程为白胖胖的,扶了一下眼镜,倚靠在木椅上,他喝的有点高,笑着摆摆手,说道:“收到了。过两天就动身。”就在这时,程为搁在八仙桌上的手机响起来。

包厢里的声音顿时就下去。程总是no1嘛。

程为接通电话,里头传来下属急促的声音,“程总,优步疯了,他们要搞一个月的免费打车活动,刚刚已经在软件上提示。我们跟不跟?”

“什么?”程为失手就将手边的酒杯打落在地上,但他丝毫没有察觉,一身酒意当场就化作冷汗出来,半天没说话,然后道:“容我想想。”

“老王,你跟我出来一趟。”程为声音有点变形的将王刚叫出包厢,就在四合院的庭院里,顶着凛冽的寒风,将情况快速的说了一遍,“我们得赶紧和谢总联系,问问情况。”

今天上午,某三线城市的工作会议结束没多久,他们俩就收到消息。优步在那座城市里是否会被停业整顿是一个风向标。滴滴派了人在那边盯着的。

他们俩今天也在向谢总,蔡总的助理询问情况。想要知道有关部门是否会让优步在全国停业整顿。据说是最近要给出结果的。他们这不是还没打听到具体的消息吗?

而从优步突然搞“免费”这么大力度的优惠活动,他们嗅到了某种不好的信号。

王刚道:“我这就和谢总联系。你赶紧和柳卿联系,优步来势汹汹啊,这是要搞事!”

酒局匆匆的散掉。刚刚还在吹捧的几人略显尴尬。貌似滴滴出了大事。否则程为怎么这么急匆匆的走掉?

第二天的上午,程为、柳卿和11个优步的高管开会、通报最新情况。明亮的会议室中气氛有点压抑。

所有人都已经知道,在优步上线新版本时,监管部门刚结束会议,决定不让优步停业整顿,但是要求自行整改,防止此类事件发生,并上报监管部门批准。

相当于是黄牌警告一次。下次犯错,才有可能就是两黄变一红。

但是让所有滴滴高管感到压抑不是这个。这只能是优步度过了“危机”,而是优步发起猛烈的反扑。玩免费,全国人民喜闻乐见啊!别看网上骂的凶,这帮人还是会去用优步的。

这样搞,滴滴怎么玩得过优步?

副总裁老朱道:“程总,柳总,阿里资本融给我们的40亿美元在这二十多天的时间用得还剩15亿美元左右。这根本不够烧的。但我们不跟就死。数据显示,从昨天晚上到今天上午,我们在一二线城市的订单数总量暴跌至5%。要命啊!”

程为坐在长方形会议桌的主位上,揉着脸,他昨天一晚上没睡,“这很不合理的。中投、中金都是我们的股东。井高这样搞,要得罪一批人的。”

“是啊。那小子不想混了吧?”

柳卿正要说话,手机忽而震动起来。她拿着手机出门,片刻之后,柳卿回来,用力的抿着嘴,“我刚收到消息,中投已经所持有的滴滴股份以335亿美元的估值转给港岛的一家叫做‘卫星四号’的私募基金。魔都市里的鼎晖投资也将股份转出。”

“柳总,鼎晖投资的武总不是承诺不转的吗?”财务的老付有点气急败坏。

这段时间以来,滴滴和优步在私下的较量就没有停止过。不仅仅是舆论上,双方对各自股东的拉拢、分化、巩固,足以写出一本“三国杀”那么复杂的操作来。

而鼎晖投资就是明确表示,看好滴滴的未来。就算要出售股份,也会事先通知滴滴。

柳卿轻叹口气,说出原委,“凤凰基金向魔都市里承诺,在魔都设立一家最少两万人的芯片设计所。向华为的魔都研究所看齐。就在今天上午,意向刚刚谈妥,他们打了10亿美元到双方共同监管的账户。真金白银的砸。”

“凤凰基金搞什么芯片设计?他们唬谁呢?”

“他们有一家手机公司,诸位应该都听过,叫做酷派。质疑他们的决心和动机没有用的。他们确实有这方面的需求。”

程为用力的抓着自己的头皮。他的头皮有点发麻。井高这么舍得砸钱,大概有弄死他们的心吧?前段时间阿里的各种手段对着凤凰基金上。

水军骂,泼脏水,举报,各种打压,挖墙角…

滴滴内部的这场会看到下午才散会。程为邀请柳卿到他的办公室坐一会儿。

京城11月中旬的初冬有点干冷。程为的办公室里开着空调,很舒适。

他将大衣丢在座椅上,给柳卿倒了一杯茶,先说话缓和下两人心里的压力,“刚才那帮烟枪搞的会议室里乌烟瘴气。我也贡献了十几只烟。委屈你吸二手烟了。”

柳卿坐在茶几边的沙发上,捧着茶杯,“习惯了。程总,我们得和谢总沟通一下。我们必须要和凤凰基金谈谈。”

其实,按照蔡总的设想,双方角力的焦点,其实是在拉拢各自的股东上。如果滴滴凭借着阿里和银河的力量,还有一边倒的舆论,拉拢到更多的优步股东,那就可以推动合并。

随着时间的推移,其实双方也快到图穷匕见之时。

但是,在这件事正在做的时候,优步那边出了车祸这种意外事故,故而焦点又增加一个:优步是否会被停业。如果是,那可是天赐良机。

他们两个和任治有所沟通。银河集团在发力。

但是,今天确实是接近摊牌了。他们俩却突然发现,在这场交锋到尾声时,貌似是滴滴的筹码不够啊!

程为点点头,说道:“我中午的时候已经给老王、谢总打过电话。谢总说,可以先谈谈看。他已经在找中间人和井高谈。”

刚说完,程为的手机响起来。“是谢总的。”程为接通电话,按了免提将手机搁在茶几上,“谢总!”

电话里的谢市煌苦笑连连,“小程,我找了人给井高递话,他拒绝了。再等等吧。我需要向马总、蔡总汇报一下。”

来自井高的三连击!

程为和柳卿对视一眼,都感到各自眼睛中的一丝绝望,还有后悔。

其实,9月份那时以高估值卖给优步也是挺好的。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