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刀佛?

姬武庚?

!对于此人,姜神王并不陌生!上届商纣会武中,姜神王就曾与姬武庚对战过!当时的姬武庚,还略显稚嫩,自然不是姜神王的对手!可如今,姬武庚也算是闯出了一些名堂,自然不会再降姜神王放在眼里!尤其是,在看到姜神王对玄印仙人低头哈腰的时候!姬武庚看姜神王的眼神里,充斥着鄙夷之色,好似,他就是在看一条狗。

同样!紧跟而来的姬武灵跟姬武尸,也是懒得多看姜神王一眼!咔咔。

姜神王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个手下败将,也敢嘲讽本魁首?”

“哼,狗一样的东西,本佛岂会将你放在眼里?

!”

说着,金刀佛姬武庚猛得一拔腰间的金刀,就斩向了姜神王的面门。

呲啦!几乎同时,姜神王拔剑横在眼前,挡住了姬武庚手中的金刀!一时间,气爆声不断,就连白鹤湖,也都迸射出了一道道的水浪!所幸的是,姬武庚只是想试探一下姜神王的实力,并没有用力!同样!姜神王也是一样!就算给姜神王一万个胆子,他也不敢真的对姬武庚动手!毕竟!还有姬武尸跟姬武灵在旁压阵!这二人的实力,绝对不在姜神王之下!尤其是姬武尸,此人来自旱魃一脉,精通天尸术,可以吸纳游离的尸气!而且呢,据姜神王所知,这姬武尸,曾炼化了一颗尸珠,实力堪比金丹!同样!那个姬武灵,也是有着大机缘的人!有传闻说,姬武灵在昆仑一座墓穴中,无意间得到了一块阵盘!所谓的阵盘,其实就是用来布阵的法器!只需催动阵盘,就可以瞬间布下法阵!正在这时,玄印仙人脸色一寒,冷冷的说道:“够了,都住手!”

啪嗒!话音一落,玄印仙人一挥双臂,就将姜神王的太阿剑跟姬武庚的金刀给震了开来!这姬武庚,真是该杀,他竟敢当着玄印仙人的面出手,实在是猖狂至极呀!若不是这姬武庚,还算有点用处,玄印仙人岂会邀请他前来?

!呲啦!姬武庚猛得收刀,似笑非笑道:“呵呵,姜神王,你的剑法,似是有所退步呀!”

“哼,本魁首只是怕杀了你而已!”

日系小女生如清风般和动人

说话的时候,姜神王随手将太阿剑收了起来,眼中闪过了一抹浓浓的杀意。

呼。

玄印仙人吐了口浊气,沉吟道:“好了两位,可否给咱家一个薄面,暂且将私人恩怨放下,别忘了,我们今晚的目标是刘玄帝,此人诡诈,卑鄙,如果我等还起内讧的话,只怕是难逃一死!”

玄印仙人并没有胡说!刘玄帝的实力,的确是极强!作为农家魁首,怎么能没点杀手锏呢?

!在诸子百家中,就属农家的传承,最为诡异多变!稍有不慎,就会命丧黄泉!谁能想到,刘玄帝在刨地的时候,都能领悟出刨地术来?

!除此之外,刘玄帝还精通不少稀奇古怪的术法!跟刘玄帝对战,必须打起一百分的精神!少一分,都有可能被刘玄帝用金锄头给锄死!“快看!”

“湖面上有三道人影!”

正在这时,眼尖的姬武庚,指着远处湖面上的人影喊道。

由于这湖面上,雾气缭绕,可见度极低。

再加上距离太过遥远,所以呢,哪怕是姬武庚,也只能看到三道模糊的身影,正朝着游轮这边走来。

走在当中的人,自然是刘玄帝。

就那低矮胖的身材,恐怕是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玄印仙人擦了擦嘴唇,冷声说道:“神王,看来这死胖子,是有点不相信你呀?”

姜神王冷道:“哼,不用你提醒!”

“呵呵,神王,接下来,就看你的表演了!”

“如果说,刘玄帝识趣的话,咱家不介意饶他狗命!”

“可是!”

“如果刘玄帝,还是那么的冥顽不灵,那咱家,也只好对他痛下杀手了!”

说话的时候,玄印仙人有意瞥了一眼姬武庚等人,似是在暗示着什么。

姬武庚冷笑道:“呵呵,玄印公公放心,我等一定会力配合的!”

“很好!”

“走吧!”

“我等先进去喝一杯,也好暖暖身子!”

玄印仙人背着手,转身进了游轮的包厢。

而姬武庚等人,自然是不紧不慢的跟了上去。

只不过呢,在进入包厢前,姬武庚指了指姜神王的鼻子,然后抹了抹脖子。

姜、姬两家的不合,可以追溯到千年前。

近些年来,昆仑姜家与岐山姬家也没少起争执。

可惜的是,如今的昆仑姜家,早已不复当年。

跟岐山姬家比起来,那差得可不是一星半点。

啪嗒!啪嗒!啪嗒!随着脚步声的越来越近,姜神王这才看清了刘玄帝的身影!那刘玄帝,就像是散步一样,脚踩湖面,朝着游轮这边走了过来!而等姜神王定睛看时,却见刘玄帝的身后跟着两人,其中一人正是唐龙,而另一人,则是刘沐曦。

啪嗒!突然,刘玄帝右脚尖在湖面上一点,就见一道道的水柱,呈阶梯型,与游轮的护栏连接到了一起!随后!就见刘玄帝背着手,脚踩水柱,一步步走到了游轮上!而唐龙跟刘沐曦,自然是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不过呢,在登上游轮的刹那,唐龙突然感应到了一股浓浓的杀气!那杀气,正是从游轮一个包厢中传出来的!等唐龙运起透视眼看时,却见那包厢里,正坐着四个人!可惜的是,唐龙只认识其中的两个,一个是皇裔夏家的玄印仙人,而另一个,正是号称金刀佛的姬武庚!果然!跟姬武曌猜测的一样,姬武庚并不是一个人来的虎潭市!当然!最为引人注目的,还是游轮最顶端的一个包厢!那包厢里,正坐着一个身披黑袍的老者,那老者,身后悬浮着三根焚香!其中一根,悬浮在老者的头顶三尺!而另外两根,则是悬浮在老者的左右肩膀!焚香术?

!嘶!难道此人,就是上一任十大监之一的地香仙尊?

!地香仙尊!皇裔夏家上一任十大监之一,专门负责祭天或者是祭祖仪式,精通术法,实力深不可测!所幸的是,刘玄帝事先联系了燃灯佛王魁,要不然的话,他们这次只怕是难逃一死!啪嗒!刘玄帝飞身一跃,稳稳落到了游轮的甲板上,笑着说道:“呵呵,师兄,不介意我多带两个人吧?”

“当然不介意!”

姜神王有点口是心非的说道。

唐龙?

!若不是忌惮姬武曌,姜神王真想一剑劈死唐龙!若不是唐龙,他姜神王,怎会如此狼狈?

!就连亲弟弟姜神侯,也被唐龙给斩了!如今的兵家,正在向长老会弹劾姜神王!虽说姜神王是兵家魁首,可他的上面,还有着长老会的节制!但凡进入长老会的,大都是前几任的兵主,或者是魁首!也就是说,只要长老会的意见达成一致,那他姜神王,就不再是兵家魁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