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真真觉的这辈子都不想再面对那个男人了,可是,没想到命运又可笑的将她推进了地狱。

这世界上,真的有报应吗?

如果有,那这就是了吧,白真真将那写着号码的字条紧紧的捏在掌心里,她真希望时光能够倒流,回到最初的原点,她可以拒绝金钱的诱惑,可以选择过最平凡的生活。

晚饭后,白真真突然捂住了肚子,嘴里嚷着痛,在地上打起了滚。

佣人和两个保镖都吓了一大跳,赶紧打电话给季越泽。

季越泽正在满世界的找白依妍,心情很烦燥,听到白真真竟然肚子痛到打滚,他只好对保镖要求“送她去医院,看看她怎么一回事。”

得到了季越泽的允许,两名保镖这才开了车,把白真真强行的扶到了车上。

而此刻,季越泽刚从裴家出来,脸色阴沉沉的,看着这越来越浓重的夜色,他心里莫名的生起了不安。

白母站在他的身后,脸色也很焦急“季少爷,小妍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她能去哪儿呢?”

季越泽脸色僵了僵,沉声道“她不会出事的,我再去找一找她!”

“那就拜托你了,千万要把她找回来,上次她差一点被人绑架了,我都吓死了。”

听到绑架两个字,季越泽健躯猛的一震,他回过头看了一眼担心的白母,低声道“不会的,上次绑架犯都抓进去了。”

黑色恶睡出诱惑

“那就好,找到她,让她给我打个电话!”白母也知道上次事件,是因为一个女明星眼红白依妍,才花钱找了社会上的混混要绑她,但这件事情已经破案了,相关罪犯也都抓了。

“我会的!”季越泽坐进了车内,心情沉重的开着车往前驶去。

又拔了一次电话,显示关机了。

“白依妍,你跑哪去了?”季越泽恶狠狠的咬了咬牙,最后,他又打电话给白依妍今天工作的人,这才确定了她是和她的助理林思一起离开的。

两个人进了商场后,就一直没出来,司机在那里等了一个下午,也一脸蒙圈表情。

季越泽问了林思的手机号,打给了她,林思接了他的电话。

“老板,有事吗?”林思的声音听上去很平常,而且,那边好像还传来了炒菜的声音。

季越泽立即冷着声问“白依妍在你那里吗?”

“她不在啊?我们下午去逛了商场,她买了些东西就独自离开了!”林思一副很惊讶的语气。

“她有说去哪吗?”季越泽眯了眸,声音更沉。“这倒是没说,不过,她买的都是一些要送人的礼物,好像是说她妈妈快过生日了吧,我们在商场门外就分开走了!”林思至所以敢这样说,就是因为她和白依妍出来的时候,她躲开了监控探头,她相信除

非要路人证明,是很难查到她们是同坐一辆车离开的。

“那她是往哪个方向走的?告诉我!”季越泽听到她和林思不在一起,心底的慌意在加剧。

“她就朝公司那个方向走的,具体要去哪,我真不知道,老板,你们吵架了吗?她怎么了?要不要我打个电话问问她在哪?”林思一副热心语调,充满了关切。

“如果她给你打电话,第一时间告诉我,就说我在找她!”季越泽挂了电话,心情更烦乱起来。

他仔细回想了今天和白依妍相处的事情,确定没有说过很重的话惹她生气。

如果要说真的吵架了,可能就是昨天晚上两个人商量了要不要去向妈妈坦白她身份的事情。

白依妍坚持要尽早把这件事情说开,可季越泽却不想在这个时候面对这件事情,一个是他刚相认的母亲,一个是他重要的女人,两个人如果闹出不愉快,他夹在中间,真的会很难受的。

两个人吵完之后,就睡觉了,虽然晚上又磨蹭了一番,但白依妍早上起床的时候,好像还在为这件事情生闷气。

“难道她故意躲着我,要抗议我的决定?”季越泽在心底猜想着。

绕了一圈,他把车子停在了小区的楼下,他快速下车,仰头,看到家里还是一片的漆黑,心里又是一沉。

如果家里没有灯火,就说明她还没有回来。

“真是倔脾气!”季越泽只能把她的晚归当成是她闷气未消了。

回到家后,季越泽又继续拔了她的电话,依然是关机状态。

十点多,季越泽接到了一个保镖来电。

“二少爷,白真真跑了!”保镖的声音带着焦急。

“怎么回事?她怎么跑了呢?好好的一个人,你们竟然没看住?”季越泽本来就心情不好,突然听到白真真跑了,自然非常生气。“她骗我们说肚子痛要去厕所,我们当然就守在门口了,可没想到,她竟然跟人家换了衣服,从我们眼皮底下给走掉了!”保镖也很无奈,他们虽然是受过专业训练的,但是,这毕竟不是拍电影,没有电影里的那种紧张刺激感,他们只是守在女洗手间门外,对于过往的路人也没特别关注,直到一个穿着白真真外套的女人走出来,保镖这才知道,白真真竟然在洗手间里就跟人家换了一件外套,还谎骗说两个

保镖是坏人,要抓她,编了一套谎话,把对方给哄住了,同情的跟她换了衣服,她就这样逃走了。

“这个狡猾的女人!”季越泽不由的怒骂。

之前他还一直以为白真真是真的悔改了,下午去找她的时候,她还一脸真诚的向他道歉,没想到,晚上就设计逃走了,呵,就知道她不值得信任。

“你们赶紧出去找,一定要找到她!”季越泽怒声命令。

两个保镖失职了,也都十分的惊慌,挂了电话,赶紧去找人了。

季越泽第一时间给季枭寒打了电话,告知了他这件事情。

季枭寒神色也震了震“白真真为什么要逃?难道她真觉的自己可以逃出我们的撑控,过上安宁日子吗?”“哥,这个女人太狡猾了,下次逮到她,非要她好看!”季越泽也气恨的咬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