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叶冲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他心里很清楚扬武大会的组委会在想什么,又在等什么?

只是不知道对他来说,这到底是好消息呢,还是坏消息?

众人纷纷落座之后,自然是都不客气地大吃大喝了起来。

特别是林小梅她们几个,不用再担心工作的事情后,更是毫不拘谨地推杯换盏,尽显武道中人的风采。

“叶冲,咱俩干一杯。”林小梅平日里冰冰冷冷,特别是对待别人,更是很少露出笑容,但是跟叶冲在一起,尤其是喝了酒以后,感觉就是一个冰冷外表伪装下的女汉子,“呵呵,要不是队长,我们00队的人很难在瀛岛试炼中活下来。

活不下来,也就不可能成为武道学院的学生。

所以啊,我们这些人能有今天都是因为队长。

我敬您一杯。

先干为敬,队长随意。”

哗!

现场顿时传出一片叫好和欢呼之声,特别是杜南,嘹亮的怪叫声让人不由得就会联想到猪。

早安与晚安暧昧

咕嘟!

大半杯红酒被林小梅一饮而尽,爽快麻利,带着一丝英姿勃勃之态。

说起来,对普通人来讲,干红可不是这么喝的,而是三摇两晃,把酒醒好,先闻后品,浅尝辄止,唇齿留香,热气腾腾。

然而,叶冲、杜南还有林小梅她们可不是普通人,而是真正走上武道大路的人。

他们这些时不时就会面对生死存亡的武道中人,无论外表有什么样的性格特点,在他们的内心深处,都会流溢着狂放不羁的热血豪情。

这其实也是武者的血性,只不过不会轻易地表现出来,而是深深地埋在骨头中和内心的最深处,一旦爆发出来,势必会汹涌澎湃,无可抑制。

释放!

在林小梅的带领下,围坐在长条桌旁的所有人都彻底放下了伪装,完释放开来。

叶冲端起了酒杯,静静地看了林小梅一眼,什么话都没说,一仰头,将杯中的红酒部倒进了嘴中。

一时间,赤霞珠的浓郁香气一下子在身心之中荡漾开来,那种感觉朴实而无华,纯粹又美好。

“干杯。”

“喝。”

“我们也喝。”

“祝福。”

“大家一起喝。”

……

看到林小梅和叶冲都将杯中红酒干掉以后,在座的所有人都举起了杯子,大口喝了起来。

不过,左小倩、陶香茹和李爱芳她们仨显然都很不喜欢喝酒,刚喝了一小口,就呛得咳嗽了起来,陶香茹的脸还直接变成了红色。

“大家随意啊,”叶冲笑着环顾四周,“喝酒是为了助兴,不是为了比拼。

能喝酒不代表着就有血性,不能喝酒也不意味着没有血性。

血性是我们武道中人埋藏在骨头里的骄傲,大家要收好,不要用错了地方。

还有。

现在的世界群魔乱舞,怪兽横行,不大太平。

各位要自己注意安,不要被别人占了便宜。”

说到这里的时候,叶冲有意无意地笑看了杜南一眼。

轰!

现场瞬间爆笑声一片。

杜南怪叫声中举起了杯子,狠狠地跟叶冲碰了一下:“老叶啊,你放心,我一定会守身如玉的,绝不让这些小姑娘家家的占了便宜,来,整一个。”

哗!

偌大的房间里顿时就跟炸开了锅似的。

“在一起。”

“在一起。”

“在一起。”

……

00队的成员们都开始大笑着起哄,甚至还有人唱起了“我要飞”的歌谣。

叶冲端起了刚被杨莹倒满的酒杯,不由得哈哈一笑,大喝了一口,杜南却是直接就把半杯酒倒入了嘴里,顿时间变得脸红脖子粗的,随即嘟囔着说道:

“老叶啊,我可是不能喝酒。

今天我舍命陪君子,喝了这么多,你看在这番情义上,不如就答应了我吧?

好不好?

我是真的受不了了啊。”

轰!

现场立马在尖叫声中乱成了一锅粥。

“两位小哥哥,要不要我们回避一下啊?”

“杜南舍命陪君子,还真是情深义长啊。”

“好啊,好啊,在一起。”

“答应他,答应他。”

“哈哈哈。”

“咯咯咯。”

……

“呵呵,我答应你什么?”叶冲其实也不是很喜欢喝酒,喝到现在,已经好几杯红酒下了肚,浑身暖洋洋的,正是刚刚好的时候,再多喝就有点过了,“你当着大家的面给我说清楚,别让我不清不白的,以后还怎么做人?”

咯咯咯。

银铃般的笑声响成了一片,现场直接变成了欢乐的海洋。

“老叶啊,你这人不厚道,我让你答应我什么,你自己不知道啊?!”杜南嘟嘟囔囔着,“不就是跟你借点钱吗?

你说咱俩关系如胶似漆的,多亲密啊。

可你呢就是不肯借钱,也太小气了吧?!

讨厌死了!

真是烦人!

人家都不想理你!”

轰!

众人看着杜南贱嗖嗖欠抽的熊样,顿时部笑得抽疯了起来。

“一点钱?”叶冲咧嘴一笑,摇了摇头,“呵呵,说我不厚道?

好,你小子厚道,特别是脸皮最厚。

开口就是500万,这还是一点钱吗?

让我把钱借给你,我借你个头的借。

杜南,你说,你想借这么多钱干啥?”

呦~~

一阵起哄声响起,还夹杂着咯咯咯的娇笑声。

“老叶,我不是跟你说过吗?”杜南压低了声音,“小红不愿意去宾馆,嫌我嗓门大,所以想买套房子,我也没办法……”

“哈哈,你瞧你说的,嗓门大跟买房子有什么关系?”叶冲轻轻晃动着酒杯,赤霞珠的红色流溢着一抹忧郁的美,“你看你跟我们在一起,也没人嫌你嗓门大什么的。

所以啊,杜南,这应该不是钱的事。

也许,你应该反思一下了。”

“啥?”杜南一脸懵逼地看着对方,“你确信咱俩说的是一回事?”

“我确信。”叶冲微微一笑,点了点头,“你一直在说,自己怕这个,怕那个,不敢去杀变异兽,对吧?

呵呵。

我相信,小红应该也知道你有什么样的问题。

所以,她是在用这种方式激励你昂首挺胸向前进,在猎杀变异兽的过程中不断提高自己的战力,同时用变异兽的材料来换取财富啊。”

说到这里的时候,叶冲紧紧捂住了自己的嘴,手指甲都快掐到肉里去了。

没办法。

不这么做不行。

万一笑抽了可咋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