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暖暖想陪慕唯丞面对这一切,可是,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劝他,今夜,看着他喝醉躺在自己的身边,凌暖暖坐在一侧,她的心里翻滚着的是对他浓烈的爱意。

十二点多,凌墨锋的电话打了过来,凌暖暖快步的去了阳台接听。

“哥,我今晚不回来了,慕唯丞喝醉了,我得照顾他。”凌暖暖压低了声音说道。

“暖暖,不知道男人喝醉了酒是很危险的吗?回来吧,我让楚冽过去帮个忙。”凌墨锋实在不想让妹妹置身在危险之中。

“不要,他是我的男朋友,又不是楚大哥的,我要自己亲自照顾,哥,就算我们发生了什么,我也有能力承担一切啊,我是个成年人了,很多事情,我自己能做主了。”凌暖暖知道大哥是真的关心她,可是,她接受他的关心,但不接受他的要求,所以,她的语气很坚定。

凌墨锋在电话那端沉默了,这一瞬间,让他明白,自己从小保护的妹妹是真的长大了,她有自己的主见了。

“好,好好照顾他,有事给我打电话。”他不会再管束她了,爱情本来就是需要自由的。

“谢谢哥,替我跟爸妈说一声,就说我今晚不回来了,理由,来帮我编,我可全靠了。”凌暖暖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凌墨锋表情瞬间一僵,这个妹妹把这么大的难题交给他,他要怎么编啊?

幸好,父母目前的心思都用在刚出生的小家伙身上,他只说了一句凌暖暖今晚参加了同学的生日会,要睡在外面就圆过去了。

时间纵横,岁月如梭,在一个又一个的春夏秋冬交替中,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年。

三年后!

麻花辫小萝莉居家唯美写真集

初春,生机勃发,暗藏希望。

嫩嫩的绿芽开始伸展,就像可爱的孩子,已经度过了最懵懂的时期,渐渐有了自己的思想了。

凌墨锋连任三年,国家繁荣昌盛,人民水平不断提高,赢得了口碑,也得到了认可。

季家,季小睿两兄妹除了学习之外,还有一项重要的任务,就是照看着两个可爱的弟弟妹妹,他们刚过三岁,已经懂事了一些,开始会跟哥哥姐姐顶嘴了。

季家的事业非常稳固,发展到今天,实力可观,季枭寒在拼搏事业的同时,又爱惜着自己的家人和幸福。

今天,阳光灿烂,非常适合踏青活动。

季枭寒很早之前就答应过四个孩子,等到春天花开的时候,会带他们出游一趟,去看看外面的风景。

如今,正是春季,百花盛开,万物复苏,他不能食言,便主动的相邀了自己的几位好友,决定挑一个漂亮的渡假村,好好的带孩子们感受一下大自然的魅力。

受邀请的慕时夜和洛赫宁,倒是爽快的答应了,最后,洛赫宁把大哥洛锦御也叫上,洛锦御抱着自己可爱的儿子,欣然受邀。

唐悠悠看到季枭寒拿着手机,似乎在迟疑着,她便靠了过去,在他的背后轻轻的拥着了他:“还要给谁打电话吗?”

季枭寒目光望着远处,低笑着答道:“是啊,还想再邀请一个人。”

“是总统先生吗?”唐悠悠一猜就猜到了。

“对啊,上次他提议过,如果要带孩子出去玩,记得叫上他。”季枭寒笑着点了一下头,还是拨出了那个电话。

电话响了起来,很快就被接听了,凌墨锋的声音传了过来:“枭寒,怎么了?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

“我约了朋友打球,不知道日理万机的总统先生有没有空?”季枭寒笑着问他。

“带孩子一起吗?”某人语调明显上扬。

“是啊,带孩子一起过来玩玩,让他们从小建立友谊。”季枭寒点点头。“好,定地点,我随后过来,不知道我儿子天天缠着我带他去见家那几位小哥哥小姐姐。”凌墨锋说到这里,忍不住苦笑,儿子小的时候,他又嫌他太安静了,这会儿长大了开始闹腾了,他又受不住了,终于体会到了做父母的难处了。

“是吗?那一会儿带他过来吧,我保证小哥哥小姐姐不欺负他。”季枭寒忍不住笑起来,想到之前三个人争抢东西时那种分毫不让的画面,他就觉的有趣。

“没事,让他受点委屈,他会更坚强一些。”凌墨锋是个狠心的父亲。

上午十点多,郊外大型的渡假村被直接包场了,这是洛锦御旗下的游乐场所,今天没有对外开放,因为要接待特殊的客人,安全为重。

季枭寒带着一家六口赶过来的时候,就看到草地上,升至半天的风筝,自由的乘着风,在天空中飞行着。

“我要也去玩。”季小奈已经忍不住冲动了,下了车,就跟哥哥飞奔过去,在他们的身后,两个小不点,迈着两只小短腿,也跑的飞快,想抢到一个风筝。

季枭寒和唐悠悠看着这四个孩子,都忍不住被逗笑了。

不一会儿,季小睿和季小奈的风筝就飞上了天,两个小家伙却没这能耐,拿着风筝愣愣的看着,呆呆的,萌萌的,可爱之极。

洛锦御两兄弟和慕时夜在旁边跟着孩子们一起放风筝,三个大男人手忙脚乱的替孩子们把风筝飞起来了。

不远处的休闲椅上,慕琳和裴佳欣还有杨楚楚边喝着茶边欣赏着老公带孩子的窘态,幸福感爆棚。

唐悠悠看到姐妹团都悠闲的坐着,她直接撇下老公,加入她们的队伍,季枭寒也想先去喝杯咖啡,却发现自己的两条腿上,挂着两个小不点。“爹地,爹地,帮我放到天上去。”

“先帮我,爹地,好爱哦”

两个小团子,抱大腿的姿势非常专业,仰起的两张小脸蛋很是急切。

季枭寒这才发现,自己想享受一下是不可能的,如果没有让这两个小家伙开心起来,他们会一缠到底。

季总一人拽着两根线,跑的飞快,终于把风筝放上天去,却发现,打结了,他俊脸一僵,两张小脸蛋刚才还是开心的笑脸,这会儿也扁起了小嘴巴。

某人表情苦逼,哄孩子不仅是技术活了,还是体力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