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快的刀法呀?!”

“好厉害呀,三两下就吓傻了托尼!”

“哼,这下外国佬不嚣张了吧?”

围观的人,也都纷纷议论了起来。

啪,啪,啪。

在把蝴蝶刀递给托尼后,唐龙随手甩了他三个耳光,随后又重新夺过蝴蝶刀,在托尼胸口乱划起来。

噗呲呲。

一时间,托尼胸前的白衬衫四处乱飞。

等众人定睛看时,却见托尼胸口写着一个‘死’字。

可是!

让人震惊的是,在蝴蝶刀划过托尼胸口的时候,并没有流出血来。

也就是说,蝴蝶刀只是伤了托尼的表皮而已。

躲在花丛中的大眼妹

“好犀利的刀法呀。”

“厉害呀,这刀法还真是出神入化呀。”

“哎,看来这雷万山招惹了一个不该招惹的人!”

“可不是嘛,这雷家还真是猖狂,他们真以为,这里是金陵吗?”

围观的东海人,也都纷纷议论道。

终于,雷万山回过了神。

咕嘟。

雷万山拖延了一口唾沫,挥手道“开枪!”

刷刷刷。

几乎同时,便见黑森雇佣兵的人,齐齐拔枪对准了唐龙。

“小心!”一旁的唐倩柔,一脸紧张的喊道。

而唐龙,则是猛得抬头,冷冷的说道“真是好大的狗胆,竟敢把枪口对准我!”

刷!

突然,一道黑影射出,只见他挥舞着蝴蝶刀,便见鲜血乱喷,只是眨眼的时间,那些雇佣兵的手筋,就被齐齐挑断了。

啪嗒嗒。

很快,那些雇佣兵的手枪也都掉到了地上。

“这……这怎么可能?!”看着眼前的情景,雷万山一脸颤栗的说道。

啪呲!

可等雷万山回过神的时候,便见一把明晃晃的蝴蝶刀架到了他的脖子上。

“雷少,你刚才说多少钱来着?能不能再说一遍!”唐龙冷冷的笑道。

咕嘟。

雷万山吞咽着唾沫说道“误……误会,这位先生,小心点,这蝴蝶刀可锋利了。”

“哼,你这是答非所问呀。”唐龙哼道。

噗呲!

话音一落,就见雷万山的脖子上多了一条血痕,但却没有流出血来。

可见,唐龙对蝴蝶刀的掌控到底有多强。

此时的雷万山,也是顿觉羞辱。

可雷万山知道,现在也只有认怂的份。

试想一下,连黑森雇佣兵的托尼都被吓得魂不守舍,更何况是雷万山呢?!

雷万山颤道“一……一千万美金,我……我说一千万美金。”

“好吧,现在可以付钱了。”唐龙似笑非笑道。

雷万山哭丧着脸道“能不能少点?”

唐龙戏谑的笑道“怎么?难道堂堂金陵商会的副会长,连一千万美金都拿不出来吗?”

“能……能能!”见唐龙动了杀气,雷万山急忙点头喊道。

啪,啪。

唐龙拍了拍雷万山的肩膀,又整了整他的领带说道“呵呵,这就对了吗?和气,才能生财嘛,其实呢,我这人最讨厌的就是打打杀杀。”

最讨厌打打杀杀?!

此时的雷万山差点哭了,这简直就是睁眼说瞎话呀,你看看,托尼都被吓傻了,到现在都没有回过神来。

至于黑森雇佣兵其他人,也都捂着手腕,开始自行处理起伤口来。

没办法,唐龙的刀法实在是太快了。

再这么下去,那些雇佣兵很有可能会流血过多而死。

“倩柔,收钱!”唐龙拍了拍雷万山的肩膀后,这才朝前走去。

终于,托尼回过了神。

真是奇耻大辱呀!

好歹也是黑森雇佣兵里面的金枪王,托尼哪受过这种羞辱?!

刷。

突然,托尼拔出腰间的手枪,猛得举枪对准了唐龙的后脑勺。

“法克鱿,混蛋,去死吧!”说着,托尼就扣动了扳机。

只听‘嘭’的一声枪响,子弹旋转着射向了唐龙的后脑勺。

一旁的雷万山,也是绷紧了神经,死死凝视着唐龙的后脑勺。

而此时的雷万山,脑海里浮现出了唐龙被一枪爆头的场景。

可是!

事与愿违!

啪呲!

只听一声脆响传出,便见唐龙挥着蝴蝶刀一夹,便死死夹住了那颗子弹。

“什么?!”托尼瞳孔紧缩,一脸惊恐的喊道。

单凭一把蝴蝶刀,就轻易的夹住了子弹。

这简直就是神技呀!

在托尼的记忆里,就算是一些实力强大的佣兵王,也未必会有唐龙这样的实力。

托尼揉了揉眼睛,一脸怨毒的喊道“不可能,不可能,我是金枪王,百百中!”

噗呲!

就在托尼打算开第二枪的时候,便见一把蝴蝶刀旋转着飞来,直接切断了他扣扳机的食指。

“没有人,敢对我开第二枪!”唐龙微微侧头,冷冷的说道。

唐倩柔一挥手,冷道“拖下去!”

“是!”

刷刷,很快,便见两个保镖打晕托尼,直接丢到了后备厢。

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托尼恐怕是凶多吉少。

只不过,这黑森雇佣兵也不是好惹的。

此时,所有人都开始期待接下来的剧情。

而此时的夏冰瑶,也是头疼无比。

自从夏冰瑶来了天星会所,金陵商会的人都纷纷上前敬酒。

可是!

夏冰瑶根本不会喝酒!

想必,金陵商会会长雷千绝应该是知道的。

要知道,一入驻东海,雷千绝就托人把夏冰瑶的所有信息都给查了一遍。

想必,雷千绝应该知道夏冰瑶不会喝酒的信息。

“怎么?难道夏总不肯给面子吗?”

“哼,夏总,你是不是太狂了点?我们敬你酒,你竟然不喝?我们可都先干为敬了!”

“就是就是,夏总,这些可都是你的老前辈,老前辈敬酒你不喝,是不是有点说不去呀?”

围观的人,也都纷纷帮腔道。

很显然,这些人是打算跟金陵商会站在同一条战线了。

没办法,金陵商会身后站着的可是金陵四大世家。

跟金陵商会为敌,那就是跟金陵四大世家为敌。

只要不是白痴傻子,就绝对不会站在夏冰瑶这边。

夏冰瑶冷冷的说道“抱歉,我不会喝酒,也不会跟你们喝酒!”

“哼哼哼,你们这些大坏蛋,休想逼我妈妈喝酒?!”一旁的糖糖双手插腰,嘟着嘴,气呼呼的说道。

这时,一个肥头大耳的秃子,捏了捏糖糖的小脸蛋说道“哎呦呦,小丫头,你可真是牙尖嘴利呀,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嘴里的牙部给拔光?!”

啪!

突然,夏冰瑶一巴掌抽了上去,怒骂道“雷千山,你太过分了,竟然欺负一个四岁大的小孩,你知不知道廉耻俩字怎么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