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薛仁,已经失去了理智,他根本没有意识到,唐龙手里提着的是湛卢剑,而并非一般的刀剑。

如果是一般刀剑的话,薛仁自然无惧。

可唐龙提得是湛卢剑,削铁如泥,吹毛断,无坚不摧,仅凭一双肉掌,怎么可能挡得住湛卢剑?

“凭你,也配跟我动手?!”唐龙运起禹步,瞬间凌空跃起,手中湛卢剑横向扫向了薛仁的喉咙。

没等那湛卢剑落下,薛仁的领口就已经被剑气给撕裂了。

就连薛仁也没想到,湛卢剑的穿透力竟然会这么强。

“唐龙,你的对手是我!”就在薛仁快要命丧黄泉的时候,夜修罗突然从天而降,只听‘啪嘭’一声,一把暗黑色的长刀劈下,与湛卢剑交锋在了一起。

随着‘嘭’的一声炸响传出,两人齐齐倒退。

唐龙退了三步,而夜修罗只退了一步。

真不愧是索命门的前任门主,哪怕是瘸了一条腿,武功也是深不可测。

呲啦啦。

在夜修罗朝唐龙走去的时候,龙牙刀的刀尖紧贴地板砖,很快,那些地板砖就被切割成了两半。

超级清甜笑颜女孩纯净迷人

令人震惊的是,切口处竟然是青黑色,还散着刺鼻的气味。

传闻这龙牙刀,是用带毒的碎铁锻造而成的,剧毒无比,在挥刀的时候,还会有黑色散出。

只要是沾上这黑气,皮肤就会慢慢的腐烂,最后七窍流血而死。

“是三大邪刀之一的龙牙刀?”

苗婧雪脸色煞白,一脸惊恐的说道“唐龙,千万不要被龙牙刀伤到,否则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你!”

一旁的皇妃也是连连点头,凝重的说道“龙牙刀是用带毒的精铁铸造的,腐蚀性极强,如果被它刺伤,伤口处就会变成黑色,最后蔓延身,使得身腐烂,七窍流血而死,在所有名剑中,也只有赤霄剑才能化解它的毒性!”

咯噔。

唐倩柔、白沛菡等人,也是心下大颤,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

“啧啧,唐龙,你知道什么叫做绝望吗?”这时,刑克天慢悠悠的走了上前,他手里拿着银色弹珠,很熟练的把玩着,那些银色弹珠,像是被他吸附在了手上,很自然的旋转着。

好歹也是天榜高手,可唐龙根本不给他一点面子,竟然把6三针跟6沉香给狠狠的虐了一顿。

这让刑克天的老脸有点挂不住。

不管怎么说,刑克天都欠岭南6家一个天大的人情。

别看刑克天为人卑鄙,可他还是很讲信誉的。

要不然,刑克天也不会甘心的当一个保镖。

“绝望?”

唐龙嘴角泛着冷笑,忍不住狂笑道“哈哈,刑克天,这世上还有比遇上我唐龙更绝望的事情吗?”

“唐龙,你实在是太狂了!”

刑克天牙关紧咬,一脸杀气的说道“今晚过后,这世上就再也没有你唐龙这个人了!”

“刑克天,你的废话实在是太多了!”

就在这时,夜修罗挥刀朝唐龙冲了过去,随后冰冷的说道“我来缠住唐龙,你跟薛仁去杀那些女人,记住了,一定要虐杀!”

啪嘭嘭。

很快,两人就缠打在一起。一时间打得是难分难解。

“你就是湘南的皇妃?”

刑克天指着戴面具的皇妃,一脸冰冷的说道“如果你肯做我刑克天的女人,我可以考虑不杀你!”

皇妃眼睛一眯,一脸杀气道“真是大言不惭,我倒要看看,传说中的天煞到底有多厉害!”

嗖嗖嗖。

突然,刑克天随手把那些弹珠丢了过去。

而皇妃,则是挥起铁扇一挡,就听‘嘭嘭嘭’几声,那些银色弹珠被反弹了回去。

但皇妃,也被银色弹珠的冲力给震退了后去。

刷刷刷。

看着那些飞来的银色弹珠,刑克天双手齐动,很快,那些银色弹珠就被他重新抓在手里。

“皇妃,你没事吧?”见皇妃右手巨颤,唐倩柔一脸关心的说道。

皇妃咬牙说道“没事,你负责保护白沛菡的安危。”

而此时的白沛菡,也是紧握玉拳,她觉得自己就像是个累赘。

在这种情况下,还得让人分心保护。

看着正在拼命抵挡夜修罗的唐龙,白沛菡也是一脸的紧张,生怕唐龙有个好歹。

“刑克天,别玩了,战决!”

薛仁眉头微皱,一脸怪笑道“啧啧啧,不得不说,这个唐龙很有女人缘,这里的每一个女人都是极品,尤其是皇妃的大长腿,看得老夫是热血沸腾!”

经薛仁这么一提醒,刑克天眼前一亮,一脸阴厉的说道“既然薛老如此有兴致,不如我们就当着唐龙的面,好好的玩弄他的女人,岂不快哉!”

“啧啧,这个主意,真是妙极了!”薛仁舔了舔干涸的嘴唇,这才朝皇妃冲了过去。

与此同时,刑克天也出手了,只见他猛得射出银色弹珠,就见那些弹珠齐齐朝唐倩柔、白沛菡还有苗婧雪射去。

而此时的皇妃,想去抵挡,也是有心无力,因为薛仁已经攻了过来。

这个薛仁武功不弱,而且还参加过神榜争霸赛,自然不是皇妃能够对付的。

嘭!

一声闷响传出,皇妃直接被薛仁一掌打飞了出去。

“湘南的皇妃,也不过如此!”

薛仁呲着一口大黄牙,阴厉的笑道“啧啧啧,不过这双大长腿,倒是雪白无比,看得老夫浑身燥热。

嘭嘭嘭。

随着一声声的落下,苗婧雪、唐倩柔还有白沛菡等人,齐齐被打伤了,最后虚弱的靠在墙上。

“薛老,你想先玩谁?”看着失去战斗力的皇妃等人,刑克天摸着下巴尖,一脸阴森森的说道。

咕嘟。

薛仁吞咽了一口唾沫,直勾勾的看着皇妃说道“还是这个女人有味道,腿够长,皮肤够白,征服起来很有快感!”

“啧啧啧,还是薛老有品位。”

刑克天阴阴一笑,这才指着唐倩柔说道“不过,我倒是觉得这个女人不错,够媚、够骚、够荡!”

“哈哈,好,那就一人一个!”薛仁舔了舔嘴唇,这才猴急的朝皇妃冲了过去。

而此时的皇妃,则是捂着胸口,一脸愤怒的说道“薛仁,你敢!”

“哈哈,我薛仁可是准神榜高手,又有什么不敢的!”说着,薛仁呲着牙,伸手朝皇妃胸脯抓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