嘉轩皱了眉头,想到两个人都去医院做了检查,还吃了些偏方,听说能生儿子的,可一直没效果,真的不知道原因在哪里了。

“好了,别哭了,以后不要跟我爸妈争吵,他们也是想要孙子的心情太急切。”何嘉轩耐着性子劝慰她。

夏舒然立即扑进他的怀里,双手搂住男人的腰身,委屈又可怜道:“嘉轩,会不会后悔跟我结婚了?有没有再想过夏心念?如果跟她……”

“舒然,提她干什么?我们是因为相爱才结婚的,不要胡思乱想!”何嘉轩的脑海里闪过一张清纯漂亮的脸。

夏舒然嘴角扬起,笑的开心:“好,我不提她了,嘉轩,我真的好爱!”

何嘉轩对于她温柔的表白已经无动于忠了,只习惯性的摸摸她的长发,在她耳边吹气:“我也是!”

夏舒然更加的欢心了,她觉的自己永远都是何嘉轩心尖上的女人,就算夏心念挑了这个时候回国,也休想拆散他们坚固的婚姻,再说了,她可不会让那个心机女人得逞的。

“老公,我想要!”夏舒然搂着何嘉轩的腰,这才发现自己老公的身材真好,高大健实,帅气迷人,夏舒然当初看上何嘉轩的不仅仅是他的家世,还有他这副绝对英俊帅气的外表。

何嘉轩忙了一天的工作,实在提不起兴趣来,想拒绝。

夏舒然掂起脚尖,主动吻上他的薄唇,娇腻的嘟嘴撤娇:“来嘛,人家好想要!”

何嘉轩看着娇妻那娇滴滴的模样,心里燃起一抹火焰,立即捧住她的唇,吻了下去。

夏舒然仰躺着,感受着男人一次又一次在她身体上洒下的热情,她伸手抱紧了男人,嘴角勾起得意无比的笑容。

短发气质美女户外写真清新自然俏皮可爱

何嘉轩真的很爱她,每一次,都让她那么开心满足,而她,也绝对不会把这个男人拱手让给夏心念的。

她休想!

何嘉轩疲倦的入睡,夏舒然却是久久难眠,她侧着身子,目光温柔又深情的望着身边的男人,越看越爱。

她觉的何嘉轩是她见过最迷人的男人了,他身上有一种能令她为之疯狂的魔力。

既然夏心念已经回国了,身为何太太的她,绝对要先下手为强,把这颗眼中钉给趁早拔掉,不让她有接近自己老公的机会。

第二天,夏舒然就伙同了她最好的闺妹,打算去“看看”夏心念了。

有了夏心念的全套信息,两个人轻易的就来到了卡兰国际设计公司大厅。

这栋楼只有上半部分是卡兰公司,所以,两个人乘坐电梯上去了。

“舒然,这个夏心念肯定是不死心吧,想回来作妖了!”她的闺蜜谢明兰冷嘲道。

“我就让她知道谁才是王母娘娘,她一个小妖怪,能翻得出我的掌心吗?”夏舒然现在的身份的确不一般,她是夏家的大小姐,又是何家的少奶奶,两重身份加在一起,的确让人不容小看。

夏舒然今天穿着的全部都是国际大牌,而且,她只挑了限量品戴在身上。

两个人抵达前台,被前台的工作人员拦下。

“我们是过来找夏心念定做礼服的!”谢明兰挑高一只眉毛,一副骄傲的语调。

见是客人,前台不敢再阻拦,赶紧热情相迎。

夏心念正在制作室里工作,突然听到老板打给她的电话,让她前往休闲室接待贵客。

夏心念并没有想太多,她手边已经接了不少订单了,只怕趁着她恩师大名而来的还会有不少人。

夏心念让助理端了饮品和水果进去,她回办公室拿了些资料,就朝休闲室走去了。

正想着一会儿要介绍的资料,助理已经替她推开了门。

一抬头,夏心念震住。

沙发上坐着的两个人,她都印象深刻,压在心底的恨怨像破匝的潮水一样汹涌而来,令她血液凝固,表情僵滞。

夏舒然扬高下巴,打量着夏心念。

五年不见,她比自己所想的要活的漂亮,这一认知,令夏舒然心里很不痛快。

她觉的夏心念五年前被赶出国,狼狈不堪,应该心灰意冷,颓丧度日,至少不会像此刻这样站在她的面前,光鲜亮丽,气质清雅,就像被岁月善待着一样。

“心念,好久不见了!”夏舒然假意的笑了一声,虽然只是简单的招呼,但也能令人听出刺入骨髓的冷意。

夏心念心口起伏着,血液里沸腾着的恨怨在挑动着她的理智,她觉的自己该拿一杯开水,泼过去,让夏舒然为当年的行为付出代价。

可是,拔了之后呢?

夏舒然现在是夏家的大小姐,是何家的少奶奶,身份不是她能相比,她没有好运气再一次死里逃生,再一次重生为人。

所以,夏心念强忍住了冲动,只是捏着资料的手指紧了紧。

“怎么?不认识我了?我是的堂姐啊,不叫一声来听听?”夏舒然继续虚情假意的笑着,故意说这种风凉话来刺痛夏心念。

旁边谢明兰冷笑了一声:“舒然,跟她客气什么呀,可别忘了,人家回国是干什么来的,对她好,人家才不会念在心上呢,指不定在心里想着怎么接近老公。”

夏心念听到谢明兰的话,整个人像是清醒了起来,她冷静又不失周到的开口:“请问两位都是来找我定制礼服的吗?”

夏舒然和谢明兰以为夏心念肯定要破口大骂,甚至要细数她们的罪名。

可是,夏心念却浑然不认识她们似的,语气陌生。

夏舒然直接撕掉虚伪的面具,怒然的站了起来,踩着九厘米的高跟鞋站在了夏心念的面前。

在身高方面,夏舒然是吃亏的,因为她只有一米六一,而夏心念却有一米六六,这就是为什么夏舒然要踩一双恨天高过来的原因。

但纵然这样,夏舒然好像还是没办法居高临下的轻视夏心念,只能平视。

“夏心念,就别装了,回国是什么目的,我会不清楚吗?我警告,如果敢去找我老公,想要跟他旧情复燃,我会让死的很难看。”夏舒然面目狰狞的出言警告夏心念,特别把最后一句话咬的很重。

仿佛怕夏心念装聋听不见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