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夜晚,韩国都城之内忽然燃起大火,发生了一场政变。政变结束之后,一直关闭着的大门就打开了。

韩王安带着丞相张开地以及文武百官,一起向秦军投降。国祚近二百年的韩国,至此结束。

第二天白天,整个都城便被秦军占领实施军管。对于韩王安的投降蒙骜只接受了一半,至于另一半就等嬴政过来了。

七天之后,嬴政、尉缭子等人在军队的保护下,终于来到了这里,在众目睽睽之下,接受韩王安的投靠。

高台之上,韩王安低着头弓着腰手持韩国王玺。嬴政则是很笔直的站着,此刻的他穿着黑色的铠甲,头上也带了头盔,甚至就连面甲也一直等到韩王安靠近之后才脱下来。

看着面甲之下这张年轻到过分的脸,韩王安心中默默一叹。就是这么一个年轻人,灭了韩国,结束了韩国近两百年的统治。

甚至韩王安此刻心情也有些忐忑,因为他发现此刻的自己是如此的无力。自己的生命,自己的一切都取决于眼前的这个年轻人。

他一个念头,自己就能活。一个念头,自己就要死。这种前所未有的无力感,让韩王安很不适应。

“你就是韩王安?”

“罪臣正是前韩王安。”

“韩非呢?”

“他重伤未愈,还在休养之中。”

白嫩美女吊带短裙小露香肩美腿私房写真图片

嗯了一声,嬴政就看了一眼一旁的丞相。尉缭子点了点头,便拿出了一份诏书,大声的诵读起来。

诏曰:……

如果是后世,圣旨的格式会分为诏曰、制曰、敕曰等,甚至不同规格的圣旨之上,所用的玉玺也不一样。

但是此刻却没有那么多讲究,许多人都竖起了耳朵,用心的听着这份诏书,诏书的内容直接关乎着他们的身家性命。

封前韩王安为韩侯,在秦国边境荒芜之地享有百里封地。

“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天下之民归心焉!”

“兴灭继絶,大仁,这才是大仁!”

“存亡续绝,这是真正的仁。如今的秦王通晓此道,一看就是我儒家大宗师一样的人物。”

所谓的仁,便是我有能力消灭你,但是却仍然选择和你讲道理让你认同我的三观,这才是仁。

这种情况下如果你还不听,那我就和你讲物理!

至于宋朝儒生们那种打不过敌人,然后蒙着头自我催眠,说自己仁,所以才给外族财宝的,那纯粹就是真傻子了,和仁是一毛钱关系也没有的。

封韩侯,给百里封地,便足以让忠于韩国的忠臣们满足,甚至此举可以说是直接瓦解了韩国那些看不见的暗流。

如果你真的是韩国的忠臣,那么你大可以投靠新鲜出炉的韩侯,然后和他一起前往秦国边境的百里之地。

从此以后,你生活在那里,生活在刚刚规划出来的韩县。这样你的一家都会记录在史书上,后人提起你们的时候,都会自动的竖起大拇指,这是真正的忠臣。

而如果想要搞事情,那你是否前往边境的韩县呢?

如果你不去,那你凭什么说自己是韩国的忠臣?你连忠臣都不是,说的话也没人信啊。

如果你去了,那你还怎么搞事儿?

简简单单的一县之地,兴灭继絶之下,韩侯满意了。韩国不至于直接灭亡,逢年过节的时候,还有一县封地可以祭祀祖先,让祖先不至于在地下无人祭祀,这就是最大的孝最大的仁。

此举传出去之后,其他的五国哪怕心理有意见,明面上也得夸赞嬴政,夸赞秦国。所谓的舆论,所谓的人心瞬间就变了。

诏书读完了之后,韩王安猛的松了口气,一旁围观的许多韩国忠臣们也都放心了。

韩侯没事儿,还有一县封地,那么大家也可以放心的给新主子卖命了,毕竟新主子一看就是一个大方且遵守承诺、规矩的好人。

片刻后,等到众人消化了诏书的内容嬴政便再一次开口了:“孤幼年之时便听闻韩国淑女宜室宜家,心向往之,韩侯可愿成于孤?”

一个呼吸后,在确定自己没听错的情况下,韩侯安猛的点头,至于周围的前韩国忠臣们,更是心满意足,喜笑颜开。

如果不是场合不对,他们肯定会兴奋的跳起来,手舞足蹈都不足以表达他们此刻的激动。

秦王政看上了韩国的宗室之女,这是什么?这就是联姻!

不久之后,便会有一位韩国的宗女,韩国的公主,甚至很有可能是韩侯安的女儿,进入嬴政的后宫之中。

也就是说,从此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了!

俺们韩国人是大王的娘家人,也都是一家人!

不不不,从此以后已经没有韩国人了,我们都是秦国人,是一家人!

“回禀大王,臣安有三十二个女儿,其中有八个已经有了夫婿,适龄的还有七人,不知大王想要多少?”

张口就是想要多少,这话说的,实在是太粗鄙了,不过在场的却没有哪一个感觉不对的。

“一个足矣。”嬴政笑着道。

看着如今的韩侯这么识趣儿,嬴政也很满意。有一个识趣儿的韩侯,接下来帝国统治韩国也会方便很多。

片刻之后,当此次投降仪式结束之时,由先天高手临时雕刻的雕版便出现了,一刻钟之后,刚刚印刷出来的大秦旬报新郑篇就迅速的充满了都城新郑的大街小巷。

上面的内容并不说多,但是却有着每一位贵族都感兴趣的内容。详细的记载了诏书内容,韩侯,百里封地,求取韩国淑女的内容也有。

新郑人心立刻就安稳了,许多贵族也都松了口气。

“这是大仁,不愧是大王,在我看来如今的秦王政才是一统天下的最好人选。”头戴斗篷的六指黑侠笑呵呵的道。

“天下定于一,相比起大王,相比起秦国来,其他的五国实在是不够看,差距太大了。”天宗掌教赤松子附和道。

这几年墨家已经将一半以上的身家都投入了帝国,天宗更是举宗投靠,二者也都得到了回报。

听着二人的对话,坐在他们对面的老夫子却无奈的叹了口气。

“秦王开了个好头,没有杀光韩国宗室,也没有杀光韩国贵族,至此一举便可抵得上十万大军。从此以后,其他五国的贵族都不会继续抵抗了,至少不会很坚决的抵抗。”

“平心而论,老夫本人也是很看好大秦的。然而儒家的大本营在小圣贤庄,那里是齐国的地盘。一旦公开投靠帝国……”

说到这里,老夫子便摇了摇头:“不过虽然不能直接投靠,但是派遣一些得力弟子还是没问题的。”